這是myojo每期輪流對團員作的深入訪談
會聊到成長經過以及演藝經歷等平常不容易看到的訪談內容

這一期輪到的是shige
內容相當多,是由慶加和我合譯的喲!!

 



翻譯: 慶加&斑斑

本篇內容因為譯者不只我一人,所以請勿轉載
請尊重辛苦翻譯的譯者,謝謝



 

赤裸裸的時代~我還是Jr.的那個時候~

第七回  加藤成亮

對所有的Jr.來說,出道是一個夢想。被順風推著到達夢想的他,突然遭受逆風的襲擊,也曾幾度受挫。即使如此,他也堅持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因為他知道,風向絕對會改變的。

 

 

請叫我シゲちゃん 

 

──小時候,是個怎麼樣的孩子呢?

 

「是個很怕寂寞的孩子。」

 

──是怎麼樣子呢?

 

「老爸意外地很嚴格。雖然我是獨生子,老爸為了培養我的獨立性,從幼稚園開始就讓我一個人睡覺。那真的是討厭到讓人睡不著。但是,就算到了父母的寢室,『滾出去。』也會被老爸這樣給趕出去。不過,老爸的打呼聲實在是太大了,聽到打呼聲之後,我常會偷偷潛入媽媽的被窩裡(笑)。」

 

──最久遠的記憶是?

 

「大概是被欺負的事情吧。幼稚園的時候,班上有個真的很像技安(胖虎)的傢伙。雖然會挨揍,但由於對方體型很壯,想打也贏不了對方。」

 

──進了小學還是持續被欺負嗎?

 

「剛好在進小學的時候,我從廣島搬到了大阪。但是精神上還留有傷害,為了不要再被欺負,我開始學起了少林拳法。雖然還是個孩子,某種程度上,覺得如果自己不虛張聲勢的話可能會再被欺負。」

 

──學了少林拳法之後改變了嗎?

 

「嗯,沒有被欺負了。但現在回頭想想,其實是懦弱吧,畢竟是虛張聲勢。再加上我是獨生子、又是雙薪家庭,不擅長與人交際,是個有點怪的小孩。」

 

──有點怪的小孩?

 

「小二的時候,曾被全班同學無視過。我曾經悄悄地問過朋友為什麼要無視我,結果他們說『因為你常做很多會被大家討厭的事情。』既自大又常口出惡言,這些全部都是虛張聲勢。害怕被討厭的心理、同時再加上更害怕成為弱者的心理,自己也沒發現,我只想著不想被欺負,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成欺負人的角色,真的是給我很大的打擊。」

 

──有那樣的事情啊。

 

「真的,我有在反省。因為我不擅長與人溝通、沒有辦法馬上表現出自己的情緒。就算被做了什麼,當下也沒有任何反應,但是等到一個人獨處時,『咦?仔細想想還真讓人生氣!』像這樣。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吵架,在回家的路上一個人作吵架的模擬練習。知道『計程車司機』這部電影嗎?主演的是勞勃‧狄尼洛,主角對著鏡子說『你在跟我說話嗎?』自己找自己的碴。正是那樣的感覺。考慮太多了,很笨拙吧。」

 

──在那之後又搬了一次家對吧?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搬到了橫濱。一開始,因為是轉學生要做自我介紹,我說:『我是加藤成亮,請叫我シゲちゃん。』自己說請叫我シゲちゃん,這樣很怪吧?但是,如果被叫加藤的話總覺得很冷淡,所以說不想被不加任何稱呼的直接喊姓這樣。很麻煩的小孩吧(笑)。」

 

──確實是(笑)。

 

「雖然累積了很多次的失敗,大約是從小學五、六年級開始,也好好的交到了朋友。因為我想受人矚目,所以可以說是想讓自己處在班級中心那樣的類型。」

 

──原來如此。

 

「另外,比起現在,希望被說很帥氣,這個希望以前比現在還更強烈(笑)。對時尚開始有所堅持是大約國一的時候。雖然現在想起來,還蠻俗氣的。別人是怎麼看自己的,很在意對方的眼光。大概是想藉由裝扮自己,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勢。不過在我內心的深處,也有著虛偽的表面總會剝落的預感,個性很扭曲吧(笑)。大概跟以往人際關係不順也有關吧,就算是這麼說,也沒有離群索居的勇氣。是很害怕寂寞吧。」

 

寄履歷書去應徵後一年半,收到第二次審查的通知。 

 

──是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應徵傑尼斯的,對吧。

 

「嗯,媽媽幫我查了事務所的地址,對我說:『寄看看履歷書吧!』。」

 

──對演藝圈有興趣?

 

「我以前喜歡SMAP,那時瀧澤也非常有人氣。偶像看起來真的很帥氣。我很喜歡為自己的未來設預想圖,從小學開始就想『如果將來要工作的話,最好是演藝圈的工作。』因為進入演藝圈後,作為一個演員,什麼樣的職業都能體驗,在綜藝節目也能得到許多經驗。我也知道自己的個性屬於優柔寡斷,如果選擇一個職業的話,或許會覺得厭煩也說不定。」

 

──很興奮地應徵了呢。

 

「唔~但並不是『非做不可』的情緒,大概是『能當藝人的話也不錯~』這樣的感覺。媽媽也喜歡SMAP、媽媽的朋友喜歡堂本光一跟松本潤,想見到他們所以讓我加入傑尼斯。因此背後支持的力量很強呢(笑)。」

 

──通過了書面審查,接受了第二次審查的選拔了呢。

 

「不過,從寄出履歷書到接到通知事隔了一年半左右。」

 

──隔了相當長的時間呢。

 

「現在想想,跟履歷書一起寄出去的照片真的很土(笑)。照片是早上被媽媽給叫醒,突然拍下的,髮型跟服裝都亂七八糟。要是儀態可以整齊一點就好了,就因為這樣,通知書遲遲都沒有寄來(笑)。」

 

──哈哈哈哈。

 

「我甚至還跟班上的同學說我應徵了傑尼斯。『你以為你可以加入傑尼斯嗎?』被同學冷淡地對待了。」

 

──在班上不是很受歡迎嗎?

 

「沒有那樣的事。我不受歡迎,因為跑步速度很慢吧(笑)。」

 

──一年半之後通知書寄來了,有沒有很驚訝?

 

「我完全地忘記了。收到的時候感覺『咦?真的嗎?!』。」

 

──甄選會怎麼樣呢?

 

「會場位於澀谷。下了電車之後『這裡就是澀谷啊~』心情就像是在觀光。我既不會跳舞、其他什麼也不會。其中有要大家表現特技的部份,有人後空翻、打棒球等等,都在推銷自己,我完全什麼都沒有表現。參加甄選會的人有五十位,最後是叫到我和另外一個人。『咦?』與其說沒有高興的時間,不如說是有點疑惑的感覺。」

 

──正式成為Jr.了呢。

 

「不過呢,有件事現在才能說出來。在甄選會之前,聽媽媽說她看了雜誌,在甄選會中被社長叫住,態度變得阿諛奉承的孩子就落選了(笑)。」

 

──得到了情報呢(笑)。

 

「嗯。『你好。』社長真的來打招呼的時候,我心裡緊張地想著『就是這個人啊!』但是沒有轉變我的態度(笑)。現在想起來,那並不是我錄取的原因。在知道對方是社長的瞬間,似乎就會阿諛奉承的孩子並不好吧。」

 

很快就拿起了麥克風的精英內心想法。 

 

──成為Jr.之後?

 

「一個月之後去了沖繩、三個月後到了夏威夷去工作;半年後就讓我拿起了麥克風。」

 

──很厲害的經歷呢。

 

「精英等級的經歷(笑)。但是也徹底了解到自己的無能。所以一直都很緊張、心驚膽顫的。有自己出演的節目全部都會看,所以很冷靜的了解,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我什麼都不會、不管是唱歌還是跳舞。然而在Jr.裡的位置卻越來越前面,工作也不斷地進來。雖然和同期的人感情不錯,但在前輩裡,當然也有人說我很自大。」

 

──也不擅長構築人際關係呢。

 

「對,作為一個後輩實在是不受疼愛(笑)。當我成為了其他人的前輩時,就非常疼愛像Ya-Ya-yah或Hey!Say!JUMP他們。我還是Jr.的時候,既不天真、身高也很高,小學六學級時就常被說是國二、國三生(笑)。有備受疼愛的同期生,真的很羨慕他們。我很喜歡前輩們、也很尊敬他們,在態度上卻表達不出來。很想被疼愛、很寂寞呢。」

 

──那之後,曾一度為了專心準備考試,暫停工作對吧。

 

「我考慮了很多,因為還是小孩子,所以暫停工作應該也沒關係吧,加上我也不覺得自己會出道。雖然持續都有工作進來,但也不知道能維持到什麼時候。我想,演藝圈的工作,在考試過後還想做的話再做吧。再說,為了考試,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去上補習班,我不想放棄、腦袋裡也有想上大學的念頭。剛好那時候,在傑尼斯中也有上大學的翔君等,在考試之前我被介紹給他認識了。翔君那時是“阿阿,你好”像這樣的感覺(笑)」

 

──考上之後,也回去繼續工作了對吧。

 

「我直接打電話給社長報告『我考上了!我還想繼續工作!』換作是現在,我絕對講不出這種話(笑)結果,被社長說『有彩排,過來吧。』在彩排現場遇見了社長,社長對我說『很好,沒什麼變。』接著就突然接到了午間連續劇的工作。」

 

──那之後,也演出了三年B組金八老師。

 

「真的很開心,在參加甄選之前,由於工作很順利地進行著,也被周圍的人說『似乎會被選上』。但是,我讓自己去想錄取和落選的機率大概是一半一半,如果落選了也無所謂,要是認為自己一定會錄取卻落選的話,會很消沉失望吧。」

 

──實際出演了金八之後的感想是?

 

「果然影響力很強大,只是在路上走也會被認出來。直到現在,也有人看到我就會喊『是有演金八的!』。但是感受最深的,還是自己的演技不夠的事吧。在學校家政課的時候,被朋友說『如果跟你的演技比的話,我覺得我演會更好。』我也知道那是玩笑話,但就是因為自己也很厭煩無能的自己,所以十分消沉。雖然經歷是精英等級的,卻完全跟不上工作的腳步,我認為自己的能力還不夠。」

 

──有過這樣糾葛的想法啊。

 

「嗯,但是在拍攝現場是很開心的。我異常的深信無論是唱歌還是跳舞,隨著年齡增長都會越來越厲害,我還不行而前輩可以,是因為他們做了很久的關係。所以,我想時間會解決一切的。」

 

──不過,卻非你所想的。

 

「完全不同,說是深信,說不定只是那麼認為而去逃避。發覺到這個事實,是在出道前不久。不能欺騙自己去歸咎於年齡的錯。」

 

如果沒有我在,NEWS應該能更有人氣。 

 

──對出道是怎麼想的?

 

「想出道!對我來說算是終點般的存在。雖然應該是一個起點才對。配合排球大賽而出道的團體很多,所以在大會之前Jr.們就騷動著,在想誰會被選上。」

 

──是在十六歲的時候被提拔進NEWS的對吧。

 

「嗯,當然想被選上。和小山也聊過『我們大概可以吧。』的話題。在少年俱樂部裡,比起其他Jr.我們的位置稍微前面一些,也有拿麥克風唱歌;常替KinKi伴舞等等,自己大概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大約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地位。」

 

──實際被選上又怎麼樣呢?

 

「當然是很開心,但是也感受到自己能力還不足。也想過斗真君都沒有加入,我真的可以嗎?但是,從現在開始要加油的想法十分強烈。因為出道,所以擁有未來的感覺。」

 

──由於出道的契機,讓自己想努力。

 

「但是,就在出道前很明白地被舞蹈老師說『你太天真了,實力沒跟上大家。』『就算是現在也有可能被踢出成員,你一個人留下來練習。』我留下來繼續練習跳舞時,透過鏡子看到換裝完畢的山下君他們回家的場景。深刻的體會到,時間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問題在於自己是否有努力。我在回家的路上,一個人哭了。」

 

──在決定出道的同時,也感受到了挫折。

 

「對。即使如此,出道這件事還是開心到可以把那些不安吹跑的地步,似乎可以看到未來閃閃發亮著。但是,閃閃發光著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成員。」

 

──這話怎麼說?

 

「大家都有各自的特色,非常有魅力。手越經驗雖淺還不太會跳舞,但是唱歌出類拔萃。大家都擁有自己各自的顏色」

 

──還沒看到自己的存在價值阿。

 

「嗯。而且剛開始組成團體的NEWS常常被說是“人數多,而且各自的特色都很突出”。“如果說要踢掉誰 應該就是我吧”那時我心裡是這麼想的呢。因為我都在扯後腿。自己覺得這是多麼罪惡的事阿。如果沒有我的話,NEWS一定能更上一層樓」

 

──原來你想過這樣的事。

 

「因為我這個人就是很自卑。“待在NEWS好嗎?”我一直在想這件事。當然,要辭掉NEWS就代表不能在演藝界繼續發展了吧」

 

──是這樣才沒辭掉的阿。

 

「一開始我內心一直很糾結這一點呢。不過...。在替排球應援的時候,經紀人將團員們分成幾組,每天輪流去上早上的現場節目。要上那個節目早上必須很早起來很困難。我心想我能夠做到的,就是在大家很辛苦的時候先主動站出來,所以就對經紀人說“我可以喲”,然後“你不用沒關係啦(笑)”被這麼說。我雖然一邊笑著,卻已經心碎了。我不只被人討厭,甚至是不必要的人。已經沒有被選上的自覺和責任了,“是不是根本不需要我呢?”變成腦中一直想著這件事。也曾經在現場播出節目的彩排中,團員們看起來如此耀眼,而我的眼淚卻止不住,有過這種情況呢」

 

──這個煩惱有跟團員們談過嗎?

 

「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因為這是我自己本身的問題。終於我為了保護自己而武裝起來的虛張聲勢全部都剝落了,我那時是這麼想的」

 

一直到現在,只要情緒低落就會再看一次FAN的信

 

──是如何從那裡振作起來的呢?

 

「可能會被認為我在說場面話,平常我也不太想說這件事。不過FAN的存在是相當大的。當時,再次看了FAN的信。無論哪一封信都是為了我特地買了可愛的信封,寫上漂亮的文字給我的。然後漂亮的貼上了貼紙。“我讀了加藤君說過喜歡的書”寫了像這樣的內容。讓我重新覺得這是很了不起的事。我從來沒寫過如此充滿心意的信。而在這些信中投入的心意是多麼的強大。我被這樣投入的心意拯救了。“如果我不做了,會有人難過的”讓我這麼想。至今支持我的人,雖然比可能其他團員的還要少。不過並不是零。至少在人數是零之前我都要做下去。只要還有一個人支持我的話,我就要為了那個人做下去。無論被誰怎麼看我,“為了這些人繼續做下去也不錯吧?”我心裡都會這麼想,而繼續往前進。我現在只要遇到情緒低落的時候,就會再回去看FAN寫的信呢」

 

──原來如此阿。

 

「最後,我也會試著去傾聽自己的心聲。“我是為了什麼走到現在呢?”像這樣。被認為是差勁的、不需要的我,為什麼還會繼續走到現在呢」

 

──聽到了自己的心聲嗎?

 

「“我想繼續待在這裡”“因為喜歡 我才會在這裡”我發現了這點。不是按照任何人的指示。而是我自己想做,所以才做到現在的」

 

想哭的人是我喲

 

──2006年活動休止的時候,是怎樣的感覺?

 

「那跟我正想要好好開始努力幾乎是同一個時期,因為太痛苦了,有很多記憶都不記得了呢。看到報導出來時,雖然心裡已經有某種程度的覺悟,在事務所將大家聚集起來的時候,心裡有種哭不出來的震驚。Massu哭了呢。不過我跨越了悲傷,“以後怎麼辦?”像這樣,許多想法在我腦中打轉,連難過的時間都沒有了。而且眼淚也早就流乾了。然後跟小山在咖啡店談了這件事,“沒想到變成這種情況了呢”說完這句話,我們就沉默好久呢」

 

──活動休止中,在想著什麼事?

 

「老實說,在電視看到KAT-TUN的出道,還有嵐和關8的活躍都很痛苦呢」

 

──在那一年的跨年倒數演唱會上,NEWS復出了呢。決定要上台表演是什麼時候?

 

「大概是在1週前」

 

──久違的舞台感覺如何?

 

「我和小山在NEWS出場之前,兩人一直都待在後台。山下君有solo表演,錦戶君在關8,手越和massu以TEGOMASS表演。我和小山,“我們什麼都沒有呢?”互相這麼說著。雖然知道自己沒有solo表演的實力,但是要面對這個現實還是不好過。我重新了解NEWS對我有多麼的重要,也知道我把NEWS想的太天真了。跨年的倒數也是只有我們兩人在後台自己跳著歡呼新年。待在這裡,和待在舞台上的差別,雖然實際上只有一個台階的差,但卻是壓倒性的差別阿」

 

──復出的同時,感覺不是只有喜悅吧。

 

「嗯。不過,站上舞台那一刻所看到的景色是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TOKIO的隊長(城島茂)對著觀眾說“大家,等很久了吧!”幫我們將場子熱起來。站上舞台後,看到台下有人拿著NEWS的扇子。也看到有我的名字。明明不確定我們到底會不會登台,猜測我們可能會登台而特地為我們做扇子的人。原來有人在等著我們阿。開心到腦中一片空白。歡聲也相當的大,大到都快聽不到歌曲的音樂了。也看到觀眾席中有人在哭。那時我一邊唱著歌“想哭的人,是我喲”心裡一邊這麼想著」

 

回答不出來的你的魅力是什麼?

 

──跨越過活動休止,成長許多呢。

 

「嗯。不過,這次變成出現了相反現象」

 

──相反現象?

 

「雖然對於工作我很努力投入,但反而變成沒有個人的工作了。當然以NEWS身分發行了CD,舉辦了演唱會。但卻變成相當封閉的模式呢(笑)。也曾經有一段時間對於團員們的努力,我無法由衷的開心。雖然我心裡知道各自的活躍都是為了成就團體。看到山下君和錦戶君的SOLO和演技在世界上活躍。手越和增田以TEGOMASS活動,手越也在『イッテQ』努力,小山也在『news every.』努力。為什麼我卻沒有一個可以讓我努力的地方呢。不過,我不懂該怎麼做才會有工作」

 

──跟Jr.時期發生了相反的情況。

 

「嗯。當NEWS有演唱會的時候,會開心到不行,但是一結束的空虛感也很大」

 

──然後你會去做什麼事?

 

「一開始我都是去玩。不過,在我內心的某個角落還是會思考這件事,所以玩的時候也都開心不起來」

 

──然後是如何打破這種狀況的呢?

 

「我思考了很多,然後開始閱讀書籍,盡可能的看了很多紀錄片類型的節目」

 

──有找到答案嗎?

 

「沒有找到。不過,我看到了某個節目二宮(和也)說的話。“只有自己沒有工作,團員們大家都在努力。那麼我自己能做什麼呢?曾經煩惱這樣的問題”這段話。跟我想的是同樣的事。那時二宮君跟事務所說“請讓我參加徵選”像這樣去拜託了事務所。而那時事務所讓他參加的就是『硫黄島からの手紙』的徵選。當然,因為二宮君有演戲的實力,所以被認同了。“只是想的話什麼事都不會有開始。重要的是行動”讓我發現到了這點」

 

──原來如此。

 

「我也開始有所行動。首先是去找事務所裡偉大的人商量。當然我知道工作是不可能馬上就來的。不過,至少商量是免費的」

 

──被說了什麼?

 

「很多很嚴厲的話。最受傷的時候是,被問“自己的魅力是什麼?”這個問題」

 

──你回答什麼呢?

 

「我沒有回答。不過,因為回答不出來,我才知道我為何裹足不前的原因。可能因為我的個性,對於這個問題我一輩子都沒辦法有自信的回答出來。不過,“自己的魅力是?”這件事是必須不斷去尋找的」

 

──那是在什麼時候?

 

「去年的11月。這時心裡豁然開朗。“現在不開始起跑 那還得了?”像這樣。自己有種強烈的改頭換面的感覺。當然,世界不可能馬上有改變。所以,就算是小事也好 總之開始去做吧。每個月一定要看10部電影,從這樣的小事開始也可以。去做自己能做的事吧。這麼做之後,最近非常的快樂喲。一直以來,對於那些做不好的、或是做不到的,還有一堆我所沒有的東西,我都嫉妒的無法樂在其中。而現在是為了將來能樂在其中的準備期間。當那個時刻來臨時,我一定會發揮的淋漓盡致去享受樂在其中的時間。所以現在,我才感覺自己是站在起跑線上。」

 

──踏出一步了呢。

 

「“我為什麼做不到呢”“反正我就是不行”以前我會這麼想。不過首先要去喜歡自己。不要自己毀了自己。」

 

想成為一直擁有戰場的男人 

 

──包含Jr.時期在內,其實是跨越了很多的高牆,才有現在的。

 

「對我來說,Jr.時期是個很大的錯覺時期呢。當然我還是有付出努力。但是那樣是不夠的。擅自認為會有人幫助你自立的話,那麼你絕對無法自立。可能有人是靠運氣。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行,不努力的話,會連曇花一現都沒有就結束了。自己不替自己澆水是不行的。“總有一天,總有一天”對於只會這麼說的人,那個總有一天是絕對不會到來的」

 

──說的沒錯呢。

 

「我到現在都還是覺得一定是哪裡搞錯了,才會讓我進入事務所呢。因為從我寄履歷後一年半都沒有回覆,應該是搞錯的人才弄錯通知給我的吧(笑)」

 

──現在也會這麼想嗎?

 

「嗯。不過呢,也因此才能更努力。我認為這跟 照別人所說去做的努力不太一樣。而是含有“想要再往上爬”這個層面的努力方式。不過,也有“因為我如此的沒用 才要更努力”含有這種意義的努力方式。我則是完全屬於後者。為了喜歡上自己,要更加努力。跟手越聊過之後,發現他跟我完全相反。“我還能再更上一層樓!”他是以這個當作努力的原動力。我覺得我們事務所中,壓倒性的這種類型的人比較多。而且這種類型的人也比較帥氣。但我是嚐過挫折,累積許多自卑的人,所以不會那樣去想(笑)。不過,人只能靠著自己的步伐往前走。所以就是“雖然做不到,還是要努力喲”像這樣的感覺呢。雖然這不是什麼喪家犬的美學,但是我就算是一邊看著自己的腳尖也好,也要一步一步的努力下去」

 

──最後,請說說今後的目標。

 

「現在總之就是竭盡全力的跑。因為還不知道我能做到什麼,能展現出什麼成果。有人問我將來的夢想的話,“到了60歲也是帥氣的老爺爺”我會這麼回答。最近,思考帥氣的老爺爺到底是怎樣,我覺得是 到那時還能表演的人。到了那個年紀還有能夠衝刺的地方、能夠戰鬥的地方的人,現在的我能了解那是多麼的厲害。所以我想要竭盡全力的跑,想要一直跑下去。因為我想成為 無論到了幾歲,都擁有能夠戰鬥的地方的男人」

 
 

(完)



---------------------------------

這內容實在有夠多>.<

其實在翻譯之前先看過一遍內容,會跟著內容一起難過起來呢

shige的成長也是有他辛苦的地方

希望本篇翻譯能讓更多fan更了解shige!


其實慶加翻的內容比我翻的還多,真是辛苦妳了!
也多虧有妳一起翻譯,這篇才可以這麼快完成,謝謝~ 



本篇內容因為譯者不只我一人,所以請勿轉載
請尊重辛苦翻譯的譯者,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斑 的頭像
斑斑

斑斑の居場所

斑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