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先說我不知不覺跟本把REPO當成劇本在寫XD

所以內容很~~~長喔!

本來以為很快可以寫完,但平日下班後實在沒有心情開word,於是只有利用週末空檔來寫,現在才寫好(汗)

 

 


 

 

STORY

 

在日本海中的某個離島,猿鳥島。

在這裡每年都會舉辦猿鳥島祭典。今年還特別請來吉祥物界超人氣的「やだもん」來現場。

祭典當天,因為即將「やだもん」到來,會場氣氛非常high,讓觀光課長不死川(しなづがわ)的情緒也非常high。

ライライ雷(いかづち)是當地受歡迎的主持人,此次來擔任祭典的主持人。

此次活動幕後工作人員,夏鈴(かりん)

擔任這次活動的幕後花絮拍攝的坂崎

在後台等待「やだもん」的到來。

 

傳說中的“裡面的人” 蒲生(かもう),和經紀人若女(わかめ)一同到來。

 

やだもん登場時刻越接近,會場的期待歡聲就越high。

 

正要開始準備化身成やだもん的“中の人(裡面的人)”的蒲生

 

就在這時,無法想像的事件一同襲來!

 

 

人物介紹

2014-05-08 21.21.25.jpg  

坂崎(加藤成亮): 猿鳥島出身。高中時代就自己拍電影,之後至願成為導演而去東京。現在則是回鄉中。靠著接受老家地方的委託拍攝一些活動的VTR而生活。

 

2014-05-08 21.21.32.jpg   

夏鈴(小松彩夏): 坂崎高中的學妹。從小到大都在猿鳥島生活。自願參加成為猿鳥祭典的工作人員。有少女的一面,同時也有能夠現實的看待事物的一面。

 

2014-05-08 21.21.38.jpg   

蒲生(山內圭哉): 穿過的所有吉祥物裝都能讓它成為受歡迎吉祥物的專業表演者。被稱為是“傳說中的中の人。對自己的工作有絕對自信,有時帶有威嚇的態度。

 

2014-05-08 21.21.47.jpg  

若女(吉本菜穗子): 蒲生的經紀人兼助理。同時擔任吉祥物「やだもん」的配音。跟蒲生對照起來相對的活潑許多,很有禮儀的女性。

 

2014-05-08 21.21.55.jpg   

ライライ雷(加藤諒): 地方上有名的藝人。有服務精神,並且以玩偶一般的形象擁有高人氣,在地方電視台也有參加許多節目的演出。

 

2014-05-08 21.22.07.jpg   

不死川(伊藤正之): 猿鳥島的觀光課長,也是島上的自治會長。不只主辦猿鳥祭典,也培育出ライライ雷成為藝人,並委託坂崎拍攝工作,喜歡幫助人照顧人的歐吉桑。

 

2014-05-08 21.22.16.jpg   

シナプス(藤田善宏): 將坂崎內心的波瀾以視覺上來表現,是坂崎的“中の人

 

(場刊中沒有照片,這個角色是導演親自下去演的) 

グイド(河原雅彥): 坂崎的“中の人。是過去的自己,也是另一個自己。

 

 

 

舞台劇開始

 

一開始從D排前面走道最右邊的門口出現一個看起來像是全身纏上皺皺的位生紙人(近看其實是用白的紗做成的,姑且稱他為衛生紙人),這個衛生紙人就在這排走道上表演了一些緩慢的伸展動作,隨著舞步到舞台上,這時舞台上也出現了另外6個衛生紙人。

 

7人兩兩一組的隨著音樂做了一些動作,算不上舞蹈,就是一些簡單的動作。同時上方螢幕的影片是主角坂崎的一些片段,有穿著西裝戴黑框眼鏡自己拿蓮蓬頭從頭淋濕自己,把飼料放在左手 用右手把飼料彈出去的在公園餵鴿子,在餐桌上幫一盤咖哩撐傘 莫名的看鏡頭,拿一把槍對著自己的頭 然後舌頭吐出一張紙寫著“BANG”。

 

然後隨著舞台的旋轉,將主要場景的桌椅道具轉到舞台上,衛生紙人們一一將桌椅移動到定位候,舞台上剩下3個衛生紙人,其中兩位將中間那位身上的白色紗扯下來之後,主角坂崎出現。

 

場景是後臺休息室。

 

坂崎一出現就在擠眼睛,グイドシナプス則是在坂崎的週圍。

(接下來的劇中,グイドシナプス出現時,是表示坂崎和自己內心的對話,其他人是看不見這兩個的。)

005.jpg   

グイド: 你在耍什麼帥

坂崎: 我才沒有(還是在擠眼睛XD)

グイド: 你現在不就一直在擠眼睛

坂崎: 我沒有!

 

這時シナプス站到坂崎前面學坂崎的眼神,被坂崎一把推開一邊說不要模仿我啦

 

坂崎: 你們兩個今天給我老實一點,不要在我前面晃來晃去啦

 

窗外放起煙火,這時觀光課長不死川進來休息室。同時還有一個女生也跟著一起進來了。

 

不死川: 哈哈哈哈,喔!坂崎久等了! 今天麻煩你了。現在來了好多人,祭典已經開始了~レイモンシエマー。之前你以年輕人的角度做了觀光影片,很帥氣阿(一邊說一邊開始把桌上的一疊簽名板的包裝撕開,但是一直撕不好) 夏鈴,可以幫我打開這些包裝嗎?

 

夏鈴: 好~!

 

不死川: 我剛剛說到哪? 對了,觀光影片! 還有觀光網站,就像小海女(小海女的故事也是因為架設了網頁,吸引許多觀光客)那樣,今年吸引了好多人來,沒想到今年有像是坂崎這樣的高品味的人回來這裡

 

グイド: 什麼? 你手上的攝影機是要拍這個喔?

坂崎: 就是被委託的工作而已啦

グイド: 被委託工作阿,真帥氣!

坂崎: 那是…

グイド: 阿! 不用說了

坂崎: 我什麼都還沒講阿

グイド: 看你一副就是要說出無趣的話的樣子

 

不死川: 今年有很多小朋友來呢,KUMAMON今年會來呢。

夏鈴: 是「やだもん」才對喔。今天要來的是「やだもん」,不是KUMAMON。

不死川: 對喔對喔! 是やだもん,好險,等等要是在人家面前講錯就糟了,哈哈哈

坂崎: 昨天的也不是KUMAMON喔

不死川: 阿,我昨天也說錯了嗎

坂崎: 對(燦笑)

006.jpg  

不死川: 抱歉抱歉,やだもんやだもん才對,哈哈哈

夏鈴: 現在比起KUMAMON,やだもん更紅喔! 我也很喜歡,還有他的週邊呢。真的超級可愛,好想緊緊抱住他。

不死川: 那就抱吧~。難得我們這邊第一次要來這麼紅的人物。是說今天還要麻煩坂崎你來拍攝了。

 

グイド: 不錯阿,你就接下這工作吧

坂崎: 不用你多管閒事。(其實不是很想做)

グイド: 那就清楚的現在拒絕阿

(シナプス是沒有台詞的,全劇完全用身體動作表現。這時的シナプス坂崎的身體和頭都轉向不死川課長。)

 

坂崎: 那個……(猶豫要不要說) 你衣服上沾到飯粒了(結果還是沒勇氣拒絕)。

不死川: 真的,謝謝。時間好像差不多了,やだもん應該快來了,我去接他。(走出休息室)

 

此時休息室內剩下坂崎和夏鈴兩人。

 

夏鈴: 好久不見,學長。

坂崎: (驚)喔…好久不見

夏鈴: 誒! 你記得我?

坂崎: 對阿,當然(一副說謊的樣子)

グイド: 這傢伙說謊了!

 

然後坂崎就一直擠眼睛耍帥的看著夏鈴。

 

夏鈴: 你一定在想我是誰吧

坂崎: 嗯,抱歉妳是?

夏鈴: 我是你高中小兩屆的學妹

坂崎: 阿~(一副好像想起來的樣子)

夏鈴: 你不會記得的,因為我們沒有講過話。只是我單方面知道學長而已,因為學長很有名。

 

グイド: 你還滿厲害的嘛

坂崎: 我可是有擔當的男人呢(自信拍著自己的手臂)

 

夏鈴: 學長當時拍的電影,名稱是…嗯~怎麼想不起來

坂崎: 9又1/3

夏鈴: 沒錯,9又1/3。在那之後我看到一個名稱很像的另一部電影還嚇了一跳。

坂崎: 費里尼導演吧,8又1/2

夏鈴: 對,沒想到學長的電影竟然被抄襲了

坂崎: 相反,是我抄襲他的(自信貌)

夏鈴: 真的嗎? 太帥了,學長身兼導演和主演,全部一個人拍攝的呢。

坂崎: (站起來面對觀眾自信燦笑)那是因為我那時沒有朋友~

夏鈴: 大家都在說學長一定會成為演員,之後聽說學長畢業後去了東京,就覺得果然如此阿

坂崎: 不過我不是在鏡頭前,而是在鏡頭後負責拍攝的喔

夏鈴: 從不死川先生那裡聽說學長回來了,我一直期待今天可以跟學長見面。

(坂崎得知有如此崇拜自己的學妹,這時想要耍帥走向夏鈴,結果夏鈴跑開了,回到桌子旁繼續打開簽名板的袋子)

夏鈴: 不過學長是排在やだもん後面喔~

坂崎: 我是排在やだもん後面嗎

夏鈴: 那是當然囉(笑)

 

グイド: 喔~

坂崎: 別取笑我

グイド: 不過真難為阿,竟然出現了知道過去的自己的人。那女孩,知道你的黃金期呢

坂崎: 才不是什麼黃金期呢

グイド: 那你現在是什麼期?

坂崎: 現在是…

グイド: 阿! 算了你別說了! 看你一副又要說出無趣的話的臉。快點擠眼睛,跟那女孩玩吧~

018.jpg  

 

夏鈴: 學長一點都沒有變呢

坂崎: (開始擠眼睛耍帥看著夏鈴)才沒有呢

夏鈴: 有啦,外表完全沒有變

坂崎: 別說我了,那妳呢? (拿起攝影機拍夏鈴)現在在做什麼?

夏鈴: 嗯? 為什麼要拍我?

坂崎: 這是採訪。(然後就拿著攝影機追著夏鈴問一些對祭典的感想之類的)那麼從自我介紹開始。

夏鈴: 我對這種的很不擅長啦(一直躲攝影機)

(然後躲到坐在沙發上,坂崎拿著攝影機在旁邊超近距離拍攝)

016.jpg  

坂崎: 喔~這種感覺不錯呢(漸漸變成像AV導演的感覺XD) 名字叫什麼?

夏鈴: …夏鈴

坂崎: 幾歲呢

夏鈴: …25,不要再拍了啦(站起來逃跑)

坂崎: 嘿嘿嘿嘿~(拿著攝影機追著拍,色瞇瞇的笑) 嗚呼~嗚呼~(一邊興奮的叫一邊追著拍)

003.jpg  

 

突然有人敲門。

開門進來的是一位歐吉桑和一位穿著得體的女生。

 

這位女生一進門就自我介紹,我們今天是來扮演やだもん的,我是やだもん公司的若女當若女在自我介紹時,歐吉桑一進來看到坂崎就往坂崎的方向走,坂崎覺得歐吉桑來者不善,一邊把椅子推到桌子下讓出一條路給歐吉桑,一邊到退。

 

夏鈴: ボンバヘー,不好意思,剛剛觀光課長說去接你們了,先請你們進來好了。

若女: 謝謝,麻煩了。

夏鈴: 請稍等。(然後對坂崎說)學長,我去叫一下不死川先生。

坂崎: 喔,好。

 

這時房間內就剩下歐吉桑和若女和坂崎3人。

歐吉桑走到桌子旁,拉出椅子坐下。氣氛突然有點尷尬,坂崎我是被委託這次祭典的拍攝並拿起手上的攝影機尷尬笑。

歐吉桑拿起桌上的簽名板看了一下。

 

坂崎: 阿,那個我想應該是要請やだもん簽名的…

歐吉桑(蒲生): 喔,這位小哥你幫我寫

坂崎: 誒?

蒲生: (強勢的說)幫我簽名! (並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坂崎: 阿?

若女: 我會好好簽的

蒲生: 模仿やだもん隨便畫兩下就好了。這種東西誰來簽都一樣!

若女: 沒有這種事的

蒲生: 吉祥物的簽名…誰要阿?(看著站在舞台左邊角落的坂崎)

(坂崎也只能尷尬的笑。)

若女: 因為やだもん的玩偶裝穿起來眼睛位置在很上面,所以穿上那個之後就看不到前面了,所以簽名會的時候幾乎都是しゃ~的隨便簽的。

坂崎: 喔~ㄟ~~(原來如此的臉)

蒲生: 這位小哥,你一副就很沒興趣的樣子阿

坂崎: 不,那個……對不起(承認自己很敷衍)

 

不死川課長和夏鈴這時回到休息室了。

 

不死川: 跟你們擦肩而過,很抱歉! 我一直以為會是手上拿著大行李的人。

若女: 大行李我是請人用寄的送過來的

不死川: ボンバヘー,我是猿鳥島的觀光課長不死川。不好意思沒招呼到你們。

若女: 不會不會,我們這邊準備也需要時間。

 

在不死川和若女講話時,蒲生從一坐到沙發上就一直盯著坂崎看,坂崎第一次發現被盯著看的時候就馬上把臉轉開,過了一下不經意往蒲生那邊看時,發現還是被盯著看,再度把頭轉開時的表情就是一副“為什麼要一直看我阿”的無奈表情。

 

夏鈴: (突然很驚訝)阿!誒? 如果我有說錯很抱歉,請問妳的聲音是やだもん對吧?

若女: 是的,(突然高八度的變聲說)我是やだもん~

夏鈴: 阿~~~是やだもん阿!! (跑去坂崎前面)學長你看是やだもん耶!! (然後跑到沙發旁一直拍打坐在沙發上的蒲生蒲生還在盯著坂崎看)歐吉桑!你看是やだもん耶!! (然後跑回若女旁邊跟若女說)臉也很像耶,我真的非常喜歡やだもん,好想要緊緊擁抱やだもん喔~!

 

坂崎轉回去看夏鈴時又發現蒲生還在盯著自己看,又急忙轉開頭,還用手上的攝影機遮住臉。

 

若女: 我只是配音而已,やだもん的裡面是…(往坐在沙發上的蒲生看)

蒲生: (站起來往桌子前面走去)就是我,我就是やだもん~! 隨時想緊抱我都沒關係喔

眾人: 誒!!!!

蒲生: 驚訝什麼

不死川: 阿 沒有,原來您就是KUMAMON阿

蒲生: 什麼KUMAMON!

不死川: 阿! 對不起對不起,是やだもん才對!

蒲生: 沒關係,KUMAMON的裡面也是我

眾人再度大驚: 誒!!!!!!

蒲生: 沒錯~

夏鈴: 總覺得心情上整理不過來…

蒲生: (嘆氣)沒辦法,現在就當是免費贈送給這位大姐,我平常可是很少這麼做的,來吧!若女。1.2.3.4~(然後就開始跳起やだもん的招牌動作,經紀人若女也配合動作在一旁配音青椒好討厭(やだもん)! 打掃整理好討厭! (中略)人際關係也好討厭~!)

 

夏鈴看到這段表演非常感動的說やだもん沒錯!やだもん~然後衝上去抱住蒲生

012.jpg  

 

蒲生: 我就是やだもん~

夏鈴: 我看到了,就算沒有穿上玩偶裝,我也看到やだもん了! (然後走向坂崎)學長,剛剛這段你有拍下來嗎?

坂崎: (還在驚嚇當中)阿,對不起

夏鈴: 你到底在做什麼阿(怒)。(走向不死川課長)剛剛有看到對吧?

不死川: 是的,雖然很模糊,我看到やだもん了~(自己鼓掌)

 

グイド: 這個人很有趣耶

坂崎: 是嗎?

グイド: 至少比現在的你有趣,因為你很無趣阿

坂崎: 吵死了,你也是我阿

グイド: 少把我跟你混為一談

 

若女: 那個,請問可以幫我把寄來的東西拿過來嗎? 是一個大紙箱

不死川: 好的,我知道了! (要離開休息室前,對蒲生說)請問等等可以合照嗎?

蒲生: 只特別跟大叔你合照喔

不死川很開心的走出休息室。

 

グイド: 你趕快拍阿,拍下這些片段,這才是所謂的幕後花絮吧

坂崎: 不用啦,這次要拍的只是要用來當作觀光影片用的

グイド: 你剛剛明明還一副廉價AV導演的樣子

 

夏鈴: 今天我們會拍攝活動影片,希望可以拍成像是“情熱大陸(情熱大陸是日本一個有名的拍攝人物深度紀錄片節目)”的感覺。

坂崎: 阿 不,沒有要拍到那個程度…

夏鈴: 請問可以拍你們兩人嗎?

蒲生: 可以阿

夏鈴: 真的可以嗎? (然後對坂崎說)學長,快點開始拍啦

坂崎: 不過,應該不能用攝影機拍吧? (莫名的又開始擠眼睛)

夏鈴: 為什麼?

坂崎: 不是常說,玩偶裝裡面是沒有人的嗎(還在擠眼睛)

若女: (坐在沙發上說)蒲生,你看那裡有一個一直擠眼睛的奇怪青年

蒲生: 裡面是有人的! 算了,這位小哥你就拍你真正想拍的東西就好了

坂崎: 我想拍的東西…(自己突然也不知道自己想拍的是什麼)

夏鈴: 學長你怎麼了,這樣太不像你了

 

グイド: 被說不像你了耶

坂崎: 所謂像我的樣子是什麼?

グイド: 在思考之前,先行動吧(意思是叫坂崎先拿起攝影機拍了再說)

坂崎站在原地想了一下,嘆口氣,然後拿起攝影機拍攝坐在桌子前圓凳上的蒲生。而且是側面特寫超近距離。

008.jpg  

 

(接下來在劇中會有許多拿攝影機拍攝的畫面,拍攝的畫面會投影在舞台上方的白幕上)

014.jpg  

 

坂崎: 那麼就請讓我提問。(一邊拍攝一邊對蒲生問問題)

蒲生: 太近了

坂崎: 我就單刀直入的問了,老實說,應該有很多人認為玩偶裝裡面的人是誰都無所謂,你剛剛也說吉祥物的簽名誰來簽都無所謂 對吧?

蒲生: 阿~我是這麼說了

坂崎: 對於這一點你有什麼想法?

蒲生: 那小哥你是怎麼想的?

坂崎: 一般來說…

蒲生: 我不是問一般來說,我是問小哥你的想法

夏鈴: やだもん裡面絕對要是蒲生先生才行!

蒲生: 這位大姐是這麼說

坂崎: 我…還不知道

蒲生: 哼,逃避問題了呢

坂崎: (打起精神繼續問)但是但是,KUMAMON也是蒲生先生對吧

蒲生: 是阿,KUMAMON只有一開始是我

坂崎: 只有一開始是什麼意思?

坂崎: (嘆氣)我乾脆都告訴你們好了。你們知道我在這個業界被稱為什麼嗎?

夏鈴: 禿頭先生!

(這時坂崎站到椅子上從上面拍蒲生的光頭特寫)

蒲生: 告訴他們吧,若女

若女: 傳說的“中の人

眾人: 傳說的“中の人”?

若女: 其實不只やだもん和KUMAMON,大家所熟知的有名的吉祥物幾乎都是蒲生先生。

眾人: (大驚)誒!!!!

蒲生: 我做過很多阿,ふなっしー﹑ガチャピン﹑(中略)﹑けろけろけろっぴ﹑還有(消音)樂園的MI(消音)MOUSE和MI(消音)MOUSE也都是我。

夏鈴: 誒~! MI(消音)MOUSE和MI(消音)MOUSE裡面才沒有人呢!

蒲生: 這位大姐,你這年齡這發言就太過分了

夏鈴: 抱歉~

若女: 還有本來沒有人氣的吉祥物,只要讓蒲生扮演過就會一下子竄紅起來。

 

蒲生: (站起來看鏡頭)沒錯,我就是能賦予吉祥物生命的人!

(突然響起情熱大陸的音樂,上方白幕的畫面還故意做得像是情熱大陸的樣子,為了不侵權(?)白幕右上角寫的還是情熱“太”陸)

然後蒲生和若女就一搭一唱的對著鏡頭敘述蒲生在吉祥物界有多厲害。彷彿是情熱大陸的小短片。

 

不死川課長這時回到休息室來了,並且帶了一個人一起進來。

 

不死川: 來來來,讓我來跟各位介紹這位就是今天的主持人。

ライライ雷: 大家好,我是ライライ雷~!(很high~)

夏鈴: ライライ先生辛苦了,你今天中午的節目我也有收看!

ライライ雷: 沒錯,在商店街DON! ボンバヘー,我就是你的ライライ雷~!

夏鈴: 今天就麻煩你了

ライライ雷: 好好~交給我~(然後突然沉默下來坐在椅子上玩手機)

大家沉默了一下。

夏鈴: 對了! 請你表演一下那個,ゴロゴロゴロ~

ライライ雷: ドッカン!ピッカン~!(搭配自己的招牌動作

夏鈴和不死川接著: オッシャー!

 

觀眾一片安靜。

 

ライライ雷: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冷場(尷尬笑)

夏鈴: 學長你不認識ライライ雷嗎?

坂崎: 抱歉…

夏鈴: 在商店街很紅阿,(看著蒲生和若女)難道你們兩位也不認識他?

蒲生: 不認識

ライライ雷: 阿~你們應該不是本地人吧?

若女: 我們是今天才從東京來的

夏鈴: 難怪,這裡沒有人不認識他的

不死川: (跟ライライ雷介紹)你聽了別嚇到喔,這兩位就是やだもん的配音和裡面的人!

ライライ雷: 誒! レイモンシエマー

蒲生: 你在小看我們嗎

ライライ雷: 不是啦,這個是這裡的方言,能夠見到你們是我的榮幸! 可以的話,明天請來上我的節目

若女: 今天工作完我們就必須先回去了

ライライ雷: 真是的~一定要來啦~ (然後看著站在舞台左邊遠處的坂崎)這位是?

坂崎: 我的老家是這裡,最近才從東京回來

夏鈴: (跑到坂崎旁邊跟大家介紹)是電影導演喔!很厲害吧~這座島上竟然有這麼厲害的人,今天是來這裡替大家拍攝像是情熱大陸這樣的記錄片~

坂崎: 阿…不…

不死川: 我來介紹好了,他是起”

坂崎: (吐槽)這個字變得好奇怪! (然後對著ライライ雷說)初次見面,我是坂崎

ライライ雷: 難怪剛剛就覺得這位看起來很smart阿~

010.jpg  

坂崎: 沒有沒有啦(羞)

夏鈴: 謙虛的學長真是太棒了!

坂崎: 沒有沒有啦(被稱讚就又開始擠眼睛)

蒲生: 小哥你注意一下,你現在的臉很上不了臺面阿

若女: 確實又做了,又做了剛剛那個奇怪的擠眼睛(有點嫌棄的表情)

 

(坂崎笑著用手鬆開自己的眉頭。)

 

不死川: 離開這裡這麼久的坂崎,應該還記得這個吧(手上拿出猿鳥島名產“お猿の泥団子”)

坂崎: (很興奮的說)阿!那個!

 

然後不死川開始唱起“お猿の泥団子的廣告歌,本地人的坂崎夏鈴ライライ雷三人也加入,唱到一半やだもん經紀人若女突然也加入了,於是除了蒲生以外的幾人開始跳起像是猴子動作的舞蹈,坂崎還拿著這個商品的一個眼睛面具,說著廣告詞媽媽,我想吃泥団子~,最後的ENDING動作是翹屁屁對著觀眾,手抓屁屁配上無辜表情。

004.jpg  

蒲生在一旁傻眼。

 

不死川: 這是我們島上很受歡迎的廣告內容~

ライライ雷: 現在我是代言人喔

坂崎: 誒! 真的嗎?(興奮)

蒲生: 小哥,你突然變得生龍活虎阿

坂崎: 不好意思,實在太懷念了~

蒲生: 為什麼若女你也知道這個?

若女: 其實我也是這附近出生的,雖然不是在這座島

不死川: 果然也是同鄉阿

若女: ボンバヘー

眾人聽到這個很high!

蒲生: 剛剛就一直聽到,ボンバヘー是什麼意思?

若女: ボンバヘー是方言,意思是…(看著其他人)

不死川: 嗯~跟“歡迎”的意思很接近吧

ライライ雷: 不不,跟歡迎好像又差那麼一點,該怎麼說呢~~

若女: 就是ボンバヘー呢~

蒲生: 算了算了

 

若女: (對著不死川課長)對了,請問我要的大箱子來了嗎?

不死川: 對喔! 我到底再幹嘛,我馬上去拿。阿,對了,請問今天活動可以讓やだもん說方言嗎?

若女: (用やだもん的聲音)レイモンシエマー

不死川: (超開心)レイモンシエマー,我馬上去拿。(然後就離開休息室)

 

蒲生: 你們剛剛一直講的レイモン什麼的,這是什麼?

若女: 是レイモンシエマー,意思是…(看著其他人)

ライライ雷: 嗯~以英文來說,就像是“oh! My god!”的意思。(然後跟眾人一起看著蒲生)你覺得如何?

蒲生: 我哪知道阿

 

夏鈴: 若女小姐,其實我也叫做若女。

若女: 真的嗎!?

夏鈴: 是的,我叫若女夏鈴。

蒲生: 誒?難道說你們是從小失散的姊妹嗎?

若女: “若女”在這裡是很常見的姓,是吧

夏鈴: 沒錯,通常在一個班級裡會有五個若女。

(這時坂崎做在圓凳上,會一直轉頭跟ライライ雷說對阿對阿)

ライライ雷: 在路上大喊若女!大概就會有4.5人回頭喔

夏鈴: 所以後來大家都會叫名字而不叫姓

若女: 沒錯沒錯,我去東京之後都沒有人會念我的姓。(因為在這裡若女是念成わかめ,是很少見的念法)

夏鈴: 在這裡去醫院或銀行被叫名字時都完全不會被念錯

若女: 我懂我懂這種感覺!

蒲生: 這也聊太久了吧

夏鈴: 這裡有很多很少見的姓呢,雷先生這個名字也是本名對吧?

ライライ雷: 對,漢字寫成但是念成いかづじ,本名是雷竜太

蒲生: (吐槽)怎麼這麼像竜雷太(竜雷太是日本著名資深演員)

ライライ雷: 真的耶(一副現在才發現的樣子)

夏鈴: 叫做不死川(しなずがわ)的也很多喔

除了蒲生以外的人: 阿~(很有感觸的樣子)

蒲生: 漢字是寫成什麼

夏鈴: 字是寫成“不死川”

蒲生: 這絕對念不出來的阿! (然後看著坂崎說)那小哥你呢?是什麼名字?

坂崎: 我很普通阿

夏鈴: 他是坂崎(さかざき)先生

蒲生: 不過像你們剛剛說的,是那種漢字很特別,卻念成さかざき這樣嗎?

坂崎:不,就是THE ALFEE裡面的坂崎先生的「坂崎」

蒲生: 那下面的名字呢?

坂崎: 叫做こういち

蒲生: 字呢?

坂崎: 佐藤浩市的「浩市」

(因為名字太普通了,所有人都無言的還倒退兩步)

 

蒲生: 你也太無聊了吧 你的名字!

坂崎: (站起來激動的說)名字哪有什麼有趣不有趣的阿

蒲生: 超無聊!

ライライ雷: 真遺憾

坂崎: (無奈委屈的坐下來)為什麼只是名字要受到這種挫折…

 

這時不死川課長近來休息室,推著一台推車,推車上有一個大箱子。

 

不死川: 久等了久等了~(把箱子推到舞台右邊的角落)放這裡可以吧?

若女: 謝謝(然後走去箱子那邊撕開封箱膠帶)

不死川: 不過外面人真的好多阿,第一次猿鳥祭典有這麼多人阿~哈哈哈。我覺得好幸福阿,大大的夢想實現了呢~(走向蒲生)這不是夢對吧~

(蒲生打了不死川一巴掌)

不死川: 好痛! 這果然不是夢阿~(開心) 那麼大家,準備就麻煩了~

夏鈴: 不死川先生看起來好開心,大家從一年前就開始期待今天了呢,今天島上小孩們的夢想都會實現呢

 

若女從剛剛撕開膠帶之後,就恍神的到處走來走去,最後走回箱子旁邊發出怪異的叫聲。

 

若女: 阿~~~~

蒲生: 妳從剛剛到底在幹嘛阿

若女: (紙著箱子用非常小的音量說)やだもん不在裡面

坂崎: 箱子怎麼了嗎?

若女: (突然大聲的用念詩的吟唱方式)我弄錯了~在便利商店處理宅配時~把要寄回我老家的東西~和要寄來這裡的東西~把地址~貼錯了~ 我本來打算這個工作結束後回老家一趟~然後現在要寄回家的東西卻寄來這裡了…

夏鈴: 誒!?那やだもん呢?

若女: やだもん現在應該寄到我老家了…

ライライ雷: 誒!!レイモンシエマー!

 

夏鈴和ライライ雷都跑去若女旁邊。

 

若女: 對不起對不起!!!

夏鈴: 妳的老家在哪裡

若女: 不在島上,在西邊的縣…

ライライ雷: 那邊的話,搭船也要花3小時,再來這裡的話祭典早就結束了!

夏鈴: 總之要先告訴不死川先生才行

若女: (抓住若女的手)不要!請不要跟他說! 我說不出口,對於那麼開心期待やだもん到來的人,我說不出口!

 

這時坂崎一臉開心的樣子,似乎是看到了好題材,馬上拿起攝影機在一旁拍攝。

接著若女跑去自己的包包那邊。

 

若女: 我打電話,我先打電話問問!

蒲生: 放棄吧,沒辦法的

若女: 我…我先打看看(然後拿起手機一看)沒訊號! softbank!!(把手機摔地上) (<-因為softbank在日本是出名的收訊爛,所以這裡全場的觀眾很有共鳴笑得特別大聲XD)

夏鈴: (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她)那請先用我的

若女: 謝謝! (撥電話) 拜託要接電話阿

 

這時電話接通了,上面的白幕上出現了若女的媽媽(這個媽媽的角色其實是若女這個演員畫老妝演的)。

009.jpg   

若女的媽媽: 喂~

若女: 媽!媽! 是我是我! 是不是有一箱東西寄到家裡了?

若女的媽媽: 是一個大紙箱嗎?

若女: (大叫)就是那個!!那就是やだもん阿!!

若女的媽媽: 哈哈哈(莫名大笑)

若女: 那是やだもん的衣服,是寄錯了!

若女的媽媽: 誒!!!(驚訝到把話筒拿起來甩XD然後電話就掛斷了)

若女: 喂?(安靜的走到窗邊打開窗戶,一邊崩潰大叫一邊把手機丟出去了)阿~~~~~(然後就在休息室裡一邊到處走一邊大叫)

 

夏鈴看到自己手機被丟出窗外,急忙跑到窗邊,卻只能無奈嘆氣。

若女大叫走到蒲生身邊時,蒲生就正面抱住她,然後雙手一直抓若女的屁屁!不是摸也不是揉,就是雙手交替的“抓”XD 若女就這樣無力的攤在蒲生身上讓他抓屁屁…

015.jpg  

 

當然這時坂崎也在一旁拍攝,但是抓屁屁實在抓太久了,坂崎也在一旁尷尬起來…(坂崎的吐槽)這到底是什麼阿!

 

然後蒲生就不抓屁屁了,若女無力的坐在地上。

蒲生: 若女,我是誰? 我可是傳說中的中の人! 我會想辦法的,還有1小時可以想,接下來我會想辦法的!

若女: 謝謝!!(感動)

夏鈴: 我也會幫忙的!

ライライ雷: 有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也會做的!

坂崎: (一樣繼續一邊拍攝一邊說)好阿,劇情high起來了! 這樣才是精彩的幕後花絮阿~

蒲生: (很不是滋味的說)你覺得這樣很有趣嗎?

坂崎: 以幕後花絮來說,是最棒的劇情展開了。

蒲生: 這就是小哥你真的想拍的東西嗎? 在眼前正好發生了問題,拍這樣的東西你真的覺得有趣嗎?

坂崎: (把攝影機對著蒲生,擠眼睛的說)以拍攝來說…

011.jpg  

蒲生: 不要耍帥!

坂崎: (又再度擠眼睛)

蒲生: 不要擠眼睛! 先把攝影機給我放下,把攝影機放下!!(怒)

 

這時坂崎才將攝影機放在舞台右邊角落的地板上。

 

蒲生: 你真的覺得這樣很有趣嗎? 一直在旁邊看著,你能夠讓自己加入也成為事件中的人嗎? 還不懂嗎? 你給我成為這個事件的“中の人

013.jpg  

 

這時隨著移動舞台,將坂崎心中的シナプス移動到了舞台上,蒲生則移動到了後台。搭配著音樂,シナプス坂崎跳了一段雙人的舞蹈,舞蹈當中坂崎好幾度在舞台上奔跑,似乎在表現他內心的掙扎。

007.jpg  

 

隨著舞步,坂崎最後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然後移動舞台將蒲生轉了出來到剛剛的位置。

 

蒲生: 你給我成為這個事件的“中の人

 

グイド: 吶,你打算怎麼做?

坂崎: 就算這麼問我也…

夏鈴: 學長也一起來想想該怎麼辦阿,是導演又這麼會拍電影,高中的時候學長拍的電影非常厲害! 既嶄新又充滿藝術性,我是第一次看到那樣的電影,電影中的主角也是學長演的,像是一直餵鴿子飼料的鏡頭,穿著衣服淋浴的鏡頭,幫咖哩撐傘的鏡頭,還有自己拿槍對著頭BANG 舌頭又吐出來一個“BANG”等等!

坂崎: (因為是自己很久以前拍的作品,自己也覺得內容不怎麼樣,所以連自己也聽不下去了) 可以不用再說了…

夏鈴: 雖然對我來說內容可能難了一點,總之學長就是非常非常~厲害!!

 

若女: (聽了夏鈴的話,然後就對著坂崎說)拜託你了! 請幫幫我們!

坂崎: (看了所有人這時都對自己投射期待的眼光)……好…,請讓我加入。

眾人歡呼,並且把坂崎拉到桌子那邊。

蒲生: (悠閒的拿起報紙)那就交給你啦

若女: 距離出場還有一些時間,現在快點來想想解決方法吧

蒲生: 我先說在前頭,不要用什麼嶄新又藝術的莫名其妙的方式想混過去,像這種思春期式的做法我最討厭了。

坂崎: 是…

夏鈴: 總之先想想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小朋友們開心

若女: 有我在,就可以用やだもん的聲音。所以,接下來就請說!(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坐在桌子旁圓凳上的坂崎)

坂崎: 誒?

若女: idea,快說!

 

眾人圍繞著坂崎拍手催促他。

 

坂崎: (一邊絞盡腦汁的想,雙手一直搓著自己的大腿)這個~那個……阿!(突然站了起來) 影戲!!

若女: 什麼?

坂崎: 影戲的話,只用聲音就能表演,而且小朋友也會看得開心吧(覺得自己可以想到這個很厲害,一副自信的樣子)

 

眾人靜靜的退了一步…

 

若女: 做是做得到啦…但是這有夠普通的,應該是說一點也不有趣。

蒲生: 小哥你真是百分之百的無趣阿

坂崎: (可憐的坐回椅子上)再讓我想一下吧

夏鈴: (走到蒲生旁邊)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因為我剛剛有看到了,蒲生先生就算不用穿玩偶裝也看得出來是やだもん

蒲生: 原來如此(贊同)

若女: 不不不! 不行的,這樣根本就會變成國王的新衣的故事,小朋友看到只會傻眼的。

蒲生: 要不試試看吧?

若女: 不行,蒲生先生你是“中の人,什麼都不穿的話就只是一個山羊鬍歐吉桑而已。

坂崎: 等等! 聽到剛剛的話讓我想到了! 蒲生先生你可以成為這塊板子的“中の人”(指著舞台上一個有輪子可移動的板子),可以幫我把桌子往後移一點嗎?

 

其他人把桌子往後移,坂崎把這塊板子移到前面。

 

坂崎: 在這塊板子正面畫上やだもん的樣子,然後透過ライライ先生的主持,來跟這塊板子對話。

夏鈴: 好像很有趣!

坂崎: 若女小姐,可以請你用やだもん的聲音嗎? 拜託了(這時請蒲生站到這塊板子的後面)

蒲生: 雖然不是很懂,還是先試試看好了。(走到板子後面,因為蒲生身高比板子高一點,從正面看就只看到上方露出半顆光頭XD)

坂崎: (在板子的前面蹲下)要開始囉

ライライ雷: (假裝彩排,站到板子旁邊)大家好~ボンバヘー,今天謝謝大家來到這裡,我開心到想跳舞~(然後就自己跳起舞來)

坂崎: 不好意思,這段請省略!

ライライ雷: 阿,好。那麼我們現在就來跟やだもん說話吧~你好~やだもん!

 

然後板子後面的蒲生從兩旁伸出兩隻手,配合若女的配音上下擺動。坂崎在一旁看到這個覺得實在太完美了,自己還不斷鼓掌。

演到一半蒲生就覺得這樣不行,然後從板子後面跑出來一直說不行。

 

坂崎: 可是已經沒有什麼時間了,除了這個沒有別的方法了

蒲生: 不行,我就是覺得不行!

 

這時不死川課長進來休息室了。

 

不死川: ライライ~! 現在外面觀眾太多,我都控制不了了,你先上台一下,去跟觀眾打個招呼! 今年人好多,時在太開心了

ライライ雷: 好!

坂崎: (這時走向不死川) 不死川先生,發生問題了。

不死川: 嗯?

坂崎: (鼓起勇氣大聲說)やだもん沒有來到這!

不死川: 是嗎?OKOK! 那準備就麻煩你們囉~(開心的跑出去了)

 

大家傻眼。

 

坂崎: 誒!?

夏鈴: Safe~! 他完全沒有聽到內容!

ライライ雷: 他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也沒看到

若女: (對著坂崎說)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說出來?

坂崎: 該面對現實了吧,應該要告訴不死川先生,看是要中止還是想什麼其它的方法。

蒲生: 從剛剛你就一直在說什麼現實現實這種無趣的話!

坂崎: 比起有不有趣,現在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蒲生: 這個意見也很無趣

坂崎: 又不是什麼話都要有趣才對阿

夏鈴: 我不希望活動中止!

蒲生: 你還真會逃避阿,現在看不到現實的,應該是小哥你吧

坂崎: 誒? (其他人也都用責備的眼光看著坂崎坂崎看著舞台旁的門,通常這種時候內心的自己應該要跑出來的,卻沒出現) 為什麼這種時候卻不出現阿

蒲生: 你在跟誰說話?

坂崎: (惱羞成怒) 最不逃避現實的人,我覺得是我! 我會看清現實,做出最聰明的選擇!

蒲生: 你真的這麼想嗎? 這真的是小哥你心裡想的嗎? 我怎麼看都不覺得是這樣。

 

坂崎低頭不語。

 

夏鈴: 那個…我是絕對不希望中止,我有一個想法,可以聽我說嗎?

ライライ雷: 好阿好阿

夏鈴: 那可以幫我把這個更衣室推出來嗎?(是一個有裝輪子可以移動的那種簾子可以打開的更衣室)

ライライ雷幫忙一起把這個更衣室推出來。

 

夏鈴: 然後呢~可以在簾子外面畫上やだもん。然後呢~蒲生先生就站在更衣室的裡面~ 請在這裡面,跟平常一樣跳やだもん的動作,拜託了!

蒲生很聽話的走進去更衣室了。

 

夏鈴: 簾子要關上囉~那麼我來唱囉!青椒 討厭(やだもん)! 打掃整理好討厭! (中略)人際關係也好討厭~!(蒲生在裡面再度跳了一次やだもん的動作,夏鈴一邊唱一邊把簾子開開關關,所以只有瞬間可以看到蒲生在裡面跳,很好笑)

 

夏鈴: 這就是若隱若現やだもん~! 只有一瞬間的話,小朋友應該也會看成是やだもん吧(笑)

蒲生: (只把頭露出簾子)要不就相信這女孩說的吧

若女: 不行(走向這個更衣室)

 

這時不死川課長突然跑進休息室,若女急忙擋在更衣室前面,把這個更衣室往後推。

 

不死川: ライライ~!還沒有上台嗎?(然後一進來就發現這個更衣室了) 阿! 終於準備好了嗎(很開心的看著更衣室)

若女: 阿…(慌張)

不死川: (很開心) yeah~~,好想快點見到~好想快點見到~

坂崎: (還是想老實的說) 那個,不死川先生…

若女: 阿!阿!阿!(走過去大叫阻止坂崎)

不死川: (看著更衣室)終於要登場了嗎~ やまもん~(鼓掌)

蒲生: (直接從更衣室走出來) 算了,我來說吧!

不死川: 阿咧?やまもん呢?

蒲生: 沒有來!

不死川: 嗯?怎麼回事?

蒲生: やまもん今天沒有來! 因為搞錯了沒有送過來。

不死川: 是,原來如此!(還是一臉沒聽到的樣子)

蒲生: (傻眼)歐吉桑你真的有聽懂嗎?

不死川: 原來如此,我了解了~(然後一邊衝出休息室,又再次衝進來跑到蒲生面前)不好意思,請你再說一次!

蒲生: やまもん今天沒有來! 因為搞錯了沒有送過來。

不死川: 誒? 所以意思是やだもん今天不會來嗎?

蒲生: 這我剛剛就說過了

不死川: (現在才聽懂) 為什麼剛剛都不告訴我!!!!!!

蒲生: 打從剛剛小哥就跟你說過了,是歐吉桑你沒在聽阿

不死川: 這是夢這是夢吧!!

 

然後蒲生打了不死川一巴掌。

 

不死川: 不是夢!(哀嚎) 不能想想辦法嗎! 大家都很期待的等著

坂崎: 我們剛剛已經想了很多方法,可以中止或是延期嗎?

不死川: (激動)不能中止也不能延期! 一定要是今天才行! 什麼都可以,只要能讓現場high起來什麼都可以! 我希望可以讓今天來到這裡的人玩得開心! 我有非做不可的使命!

蒲生: 有這麼重要嗎?

不死川: 是的! 我和死去的兒子約定過的! 今天是我兒子的忌日,4年前他在前往祭典中途,那時他才4歲,他總是會抱著最喜歡的やだもん布偶睡覺,所以我一直想讓他看到熱鬧的祭典……拜託了!

 

眾人聽到這麼沉重的故事都說不出話來。

 

不死川: ライライ,(拿出一個信封,裡面是錢)你先拿這個,然後趕快回去了

ライライ雷: (收下了錢)為什麼要先回去?

 

這時若女在旁邊倒在地上發不出聲音,因為聽到剛剛的故事受到了刺激。

 

夏鈴: 若女小姐,妳沒事吧?

蒲生: (跑到若女旁邊)妳怎麼了?

 

若女在蒲生耳邊想說什麼卻沒有聲音。

 

蒲生: (驚訝)慘了! 若女發不出やだもん的聲音了!

眾人: 誒!!!!

 

這時配合著音樂,每個人都表現出驚訝和混亂表情和動作。因為要表現混亂,所以有很多意義不明的橋段,像是不知為何不死川和夏鈴抱在一起,蒲生把他們兩個推開後一直打不死川巴掌XD

還有坂崎拿著攝影機追著夏鈴繞著板子跑,突然夏鈴不見變成ライライ雷,坂崎驚訝…等等的橋段。

 

在一陣混亂後,休息室中只剩下夏鈴一人坐在圓凳上。

不死川開門進來休息室。

 

不死川: 還沒找到嗎?

夏鈴: 嗯 還沒

不死川: 什麼時候不見的? 發不出聲音,大家慌張一陣混亂…有看到若女さん什麼時候出休息室嗎?

夏鈴: 我也沒有看到,大家正在想該怎麼辦時,回過神來若女さん就已經不見了!

不死川: 怎麼會有這樣神隱的事…

 

這時蒲生從1樓觀眾席D排前面走到的左側門口跑進來…

 

蒲生: 若女若女喔,還真的每喊一次就有4.5人回頭阿…若女阿,阿不對,別的若女別的若女(一邊喊一邊沿著走道跑到右側門口跑出去了)

 

夏鈴: 還是說是因為覺得責任太重而跑走了嗎…

不死川: 哀… 阿咧? ライライ呢?ライライ跑去哪了?

夏鈴: 剛剛他往舞台那邊過去了

不死川: 舞台(知道ライライ的去向,安心的樣子) 阿~嚇我一跳

 

這時坂崎開門跑進休息室。

 

坂崎: 沒辦法,祭典人太多了! 如果她混進人群中的話…

不死川: 就絕對找不到了

坂崎:

不死川: 總之我先去舞台那邊通知ライライ在台上多拖一點時間。(走向坂崎握住他的手)bass的櫻井くん,這邊就先拜託你了!

坂崎: (因為被叫錯名字而傻眼&無辜) 好…

夏鈴: 學長你的外號完全變成THE ALFEE不過不死川先生兒子的事情,是第一次聽到呢。好像變成很嚴重的事件了呢。

坂崎: 嗯…

夏鈴: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有點開心

坂崎: 誒?

夏鈴: 放開責任不說,因為我從沒像這樣被捲入這種危急狀況中過

坂崎: 現在整個就是和傳說中的“中の人一起捲入事件當中的“中の人

夏鈴: (崇拜)說得真好!

坂崎: 也沒有啦~

夏鈴: 真的說得很好! 請再說一次~

坂崎: 沒有必要說兩次啦(害羞)

 

窗外傳來ライライ雷在舞台上主持,帶領觀眾非常熱烈的聲音。

 

坂崎: (走到窗邊)氣氛好highi喔! 他果然很厲害!

夏鈴: 學長你對那個人有什麼想法?

坂崎: 誒? 那個人指的是雷さん?

夏鈴: 是的

坂崎: 什麼想法? 我也是初次見面呢,不過我覺得他很了不起喔,如此的被當地人喜愛…(這時夏鈴一副有心事的樣子)夏鈴ちゃん?

夏鈴: (回過神來)阿..對不起,現在應該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對吧(欲言又止)

坂崎: 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這時隨著煙火聲,坂崎靜止,移動舞台將坂崎轉到後台,然後ライライ雷轉到了前台。(接下來這段是回想剛剛尋找若女時發生的事)

 

夏鈴: 若女さん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ライライ雷: 還沒找到呢,真是擔心,希望能快點找到…(走到圓凳坐下,拿出一個像是爽口糖的東西出來吃,就是那種一次可以到出一顆糖的那種) 阿,妳要吃嗎?

夏鈴: 不用,沒關係

ライライ雷: 是喔。

 

這時夏鈴看著窗外,過了一陣沉默之後。

 

ライライ雷: 是說,那個怎樣了?

夏鈴: 嗯? 什麼事?

ライライ雷: 妳跟他是什麼關係? 就是那位電影導演阿(又吃了一口糖)

夏鈴: 是說學長阿~ 你問的什麼意思?

ライライ雷: 就是…妳跟他是有已經發生什麼了嗎?

夏鈴: 誒? 我跟學長今天也才久違很多年的見面…

ライライ雷: 無所謂啦~(吃了一口糖,應該是因為糖味道很酸然後發出“SU的聲音,搭配很酸的表情)

夏鈴: 從剛剛就一直再吃爽口糖,請不要這樣,一直“SUSU的是怎麼了

 

ライライ雷開始說起坂崎的壞話,說坂崎在東京待不下去的就回來,一副耍帥的樣子,其實根本就是個沒用的人 之類的話。一邊說的時候似乎本性跑了出來,拿起菸來抽,聲音也變粗的說壞話。(說話的時候會突然來一個奇怪的動作,滿好笑的)

 

夏鈴: (看到變了一個人的ライライ雷有點嚇到的樣子)我是不懂啦…

ライライ雷: (恢復成原來的樣子,把菸點掉,但態度還是很輕浮) 阿,對不起,不小心說了無聊的話。對了夏鈴阿,妳不要當幕後人員了,妳對幕前有沒有興趣?

夏鈴: 誒!?

ライライ雷: 我的節目的話,馬上就能讓妳演出喔! 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很浪費阿,因為妳這麼可愛~

夏鈴: 我當幕後人員就可以了

ライライ雷: 不用害怕,沒問題的,只要有我帶妳就一切沒問題~SU

夏鈴: 就算你一直“SUSU我也絕對不會去的

ライライ雷: (從口袋拿出一張紙條硬塞到夏鈴手裡) 這是我的連絡方式,歡迎隨時找我喔~~SU

 

然後移動舞台就將ライライ雷轉到後台,同時也將坂崎轉到前台原來的位置。

利用舞台移動的方式,夏鈴將剛剛跟ライライ雷轉述給坂崎聽了。

 

夏鈴: (坐在圓凳上撕碎手上的紙條) 我討厭那個人!

坂崎: 原來發生了這樣的事阿

夏鈴: 像那種隨便說別人壞話的人,我最討厭了。學長你應該不是那種人對吧? 對吧!

坂崎: 是嗎? 意外的可能是那樣吧…(聲音越來越小聲)

夏鈴: 誒?

坂崎: 總之,夏鈴ちゃん這麼說我,我很高興,謝謝(笑)。

 

然後夏鈴說她覺得像若女さん這樣的人很厲害,因為對自己有責任感才會受到刺激就失去聲音等等。

 

坂崎: 夏鈴ちゃん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座島嗎?

夏鈴: 從來沒有呢,我家是開定食店的不是嗎~

坂崎: 我是不知道啦(笑)

夏鈴: 就是這樣啦~ 從奶奶那一代開始全家都在店裡幫忙,所以沒有想過要離開

坂崎: 但是呢~如果妳將來的結婚對象的工作在外地的話阿~

夏鈴: 我老公現在也在我們家的店裡工作(笑)。

坂崎: 阿~是這樣阿。……(靜)…(大驚)誒!!!!!妳已經結婚了!?

夏鈴: 是的。

坂崎: (超驚訝) 有小孩了?

夏鈴: 明年就要上小學了呢(笑)

坂崎: (站起來超驚訝的動作表情) 阿~!這樣阿~!誒~~嚇我一跳! 太吃驚了~! (一度出現像是孟克《吶喊》的動作)

夏鈴: 是嗎? 在這裡是很平常的事阿

坂崎: (還在驚)是這樣沒錯啦! 好險~~!(這裡說好險應該是指好險自己沒對她出手。驚訝完坂崎就倒在沙發上呈半躺的狀態)

 

夏鈴: (拿起攝影機開始拍坂崎)比起我的事情,現在要來開始拍攝學長的情熱大陸囉~

坂崎: (本來倒在沙發上,抬頭起來一副茫然的表情)不用拍我啦

夏鈴: 學長想要做什麼事呢?

坂崎: (又開始耍帥擠眼睛)這個我現在還不清楚

夏鈴: 將來一定會繼續拍電影的對吧?

坂崎: (還在擠眼睛)應該囉(自信貌)

夏鈴: 好厲害~(攝影機還是一直拍著坂崎)

坂崎: 夠了吧~(想搶回攝影機)

夏鈴: (不讓坂崎搶走繼續拍) 之後想做什麼樣的事情呢?

坂崎: (然後又擠眼睛) 現在還不會馬上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吧

夏鈴: 果然是在跟自己戰鬥呢

坂崎: 戰鬥阿…要跟什麼戰鬥呢…?(突然沉默下來)

夏鈴: 好像變成真正的情熱大陸了呢

坂崎: 講這種事情不有趣啦

夏鈴: 說的也是,的確是很無趣XD

 

坂崎又想搶回攝影機沒搶到。

 

夏鈴: 那我換個問題~你對現在的自己是怎麼想的呢?

 

這時在上方螢幕中除了有被拍攝的坂崎グイド也在畫面中跑到了坂崎身邊。

 

螢幕中的グイド: 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

坂崎: 對於現在的自己,完全接受…

夏鈴: 太厲害了!可以這樣說出口真不愧是學長

螢幕中的グイド: 又在說謊了!

 

接下來現場的坂崎和夏鈴是靜止的,而是螢幕中的坂崎グイド在對話。

螢幕中的坂崎: 我自己也不清楚…

 

坂崎搶下夏鈴手上的攝影機關掉螢幕,有點生氣的坐在圓凳上。

這時另一個內心的自己シナプス從移動舞台轉出來,在坂崎身邊跳了一段舞蹈,表現坂崎內心的糾葛。

 

窗外傳來ライライ雷還在舞台上主持的聲音。

這時蒲生跑進休息室。

 

蒲生: 還沒找到嗎?

夏鈴: 還沒有。蒲生還沒有放棄對吧

蒲生: 這是當然的阿! 若女現在一定也是一樣的想法,因為自己的原因やだもん沒有送到,然後又沒有了聲音,她不是那種會逃避的人,現在一定在某處拼命的想解決方法!

夏鈴: 很相信她呢

蒲生: 嗯! 若女我是相信妳的喔!

 

這時房間內傳出哭聲,三人就到處在休息室內尋找哭聲的來源。

坂崎看到角落推車上的大箱子,走近發現聲音從裡面傳出來,鼓起勇氣打開箱子往裡面一看,又迅速把箱子蓋上,坂崎驚訝的表情很好笑。

 

坂崎: (離開箱子旁邊,用很小聲的聲音說) 在這裡

 

蒲生馬上跑到箱子旁邊打開箱子一看,一樣又驚訝的把蓋子蓋上。

(不知為何搭配著浪漫的音樂)這時蒲生和箱子隨著移動舞台從角落移到了舞台的前方正中央,移動中蒲生莫名的一直跟坂崎對看。

 

箱子移到正中央時,若女就從箱子站起來,上半身只穿著一件內衣,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身體轉了一圈。所有人傻眼。

 

蒲生: (馬上把若女押回箱子)妳幹嘛脫阿!

 

夏鈴馬上跑過來把箱子推進更衣室,若女蹲在箱子裡只露出頭,一副無辜的表情。夏鈴一起進更衣室,讓若女把衣服穿上。穿衣服的過程中,蒲生在更衣室外不斷的講鼓勵的話。

 

蒲生: 沒有布偶裝! 沒有了聲音! 自己卻無能為力! 覺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只有脫衣服! 這是只有妳能做的事!

夏鈴: (拉開更衣室簾子只露出頭) 她點頭了!

蒲生: 妳很偉大喔! 很了不起! 很想做些什麼來彌補! 但是呢…並不是脫衣服阿

 

若女穿好衣服走出來,蒲生馬上就衝上去正面抱住她,然後又在抓她屁屁XD

 

蒲生: (一邊抓一邊說)妳什麼都不用做,我會想辦法的! 所以沒關係的!

 

若女似乎是被安慰到了,開始回抓屁屁,呈現兩人互抓屁屁的狀態。XDD

 

グイド出現: 這個你不拍嗎?

坂崎: 我只拍我想拍的東西

グイド: 你打算怎麼做? 又要逃避了嗎?

坂崎: 那我應該怎麼做才好?

グイド: 去跟大家大聲的說“交給我吧!”

坂崎: 不了,我…

グイド: (推著坂崎蒲生和若女旁邊)不要逃避!

 

蒲生和若女還在互抓屁屁…。

 

坂崎: (要打擾互抓屁屁的兩人,有點尷尬) 那個……

 

兩人繼續抓屁屁沒回應。坂崎回頭看了グイド一臉為難的表情,グイド用手勢要坂崎再說一次。

 

坂崎: 那個! (要接下去講的時候被打斷了)

蒲生: 交給我吧!

坂崎: 阿=.=(話被搶走,坂崎沮喪的靠在牆邊的板子上)

 

這時ライライ雷進來休息室。一進來看到互抓屁屁的兩人還害羞別過頭。

 

蒲生: (終於不抓屁屁了)我會想辦法的! 聽好了,我一定會讓舞台熱烈起來,就算沒有やだもん,沒有若女的聲音,解決的方法就由我…讓大家一起想。

 

大家跌倒XD

 

蒲生: 這位小哥,你有想到什麼方法了嗎?

坂崎: 不…我沒有想

蒲生: 你在搞什麼阿! 一直在休息室跟她(夏鈴)打情罵俏嗎!

坂崎: 我才沒有打情罵俏啦

蒲生: 是嗎? 若女一直都在這房間裡,那就問問若女囉

坂崎: (跑到若女身旁抓起她的手還跪著說)我沒有打情罵俏對吧! 對吧! 若女さん妳說句話阿~

蒲生: 她現在就沒有聲音阿!

坂崎: (站起來道歉)阿,抱歉

 

這時若女走到圓凳坐下,從口袋拿出紙筆寫字。

 

蒲生: (念出若女寫的字)長得很欠揍的醜男在數落無用導演後,調戲了人妻。

 

這時大家都用嫌棄的眼神看著ライライ雷。

 

ライライ雷: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啦! 其實我想到了一個很棒的解決方法喔~ 這是我在祭典中找到的,應該可以拿來用喔~

 

ライライ雷從手上的塑膠袋拿出一個火男面具。

017.jpg  

 

蒲生: (拿起面具戴在臉上) 好!這應該可以…不對!(自己吐槽)這哪能行的通阿!(把扇子丟掉) 不是這樣的! 不是這樣的! 我想要的是一個創新的角色。

夏鈴: 新的角色?

蒲生: 沒問題的,沒有了やだもん就只能重新想一個了

ライライ雷: 是要從頭創造的意思嗎?

坂崎: 以時間上來說不可能吧!

蒲生: 可以的! 我可是傳說中的中の人,什麼樣的角色我都能勝任

坂崎: 但是,從物理上來說要做一個新的布偶裝根本就不可能阿

蒲生: 你很煩耶! 不要一下就說不行不可能! (模仿坂崎)“從時間上,從物理上”什麼的。

坂崎: 可是從現實上…

蒲生: (同步) 從現實上

 

蒲生預想到自己要講的話,坂崎驚訝! 然後就閉嘴了。

 

蒲生: 什麼都可以! 什麼都行! 快!快戴在我身上!

夏鈴: 什麼都可以嗎?

蒲生: 對對對,什麼都行!

 

被逼急了,ライライ雷這時將手上的塑膠袋套在蒲生頭上,還把脖子地方袋口抓緊。蒲生差點轉不過氣的把袋子拿掉很生氣。

 

蒲生: 你是想謀殺我嗎! (然後開始坐在地上像小孩子耍賴踢腳) 你們為什麼都不懂啦~~!什麼都可以~ 快點戴在我身上啦~

 

蒲生哭鬧之中,若女拿了一個箱子蓋在蒲生頭上,蒲生突然安靜了下來。

 

夏鈴: 似乎是冷靜了…

蒲生: 這什麼? 我怎麼什麼都看不見(準備伸手要將箱子拿下來)

坂崎: 等等!! (走到蒲生前面)很棒! 這個很棒阿! 大家覺得呢?

夏鈴: (看著頭戴箱子的蒲生) 戴得很合適!

ライライ雷: 沒想到竟然可以戴得這麼剛好!

蒲生: 我自己看不到,到底是怎麼了?

坂崎: 若女さん妳覺得呢?

這時很好笑的是由グイド幫若女配音,而若女對嘴的說: 謝謝! 太完美了!

 

接著坂崎說想替這箱子加上眼睛,於是想到可以用泥団子的那個眼睛! 坂崎從後面的桌子抽屜裡找到這個眼睛,貼在箱子上後,所有人驚嘆!

坂崎接著還拿出了麥克筆加上了嘴巴,其他人也把兩個やだもん的簽名板插在箱子後面。眾人歡呼創造出一個很棒的角色。

 

坂崎: 蒲生さん請站起來看看

蒲生站起來的過程中,坂崎一邊覺得太完美一邊發出驚呼聲。(在粉絲腦內,這驚呼聲實在太像驕喘聲了>///<)

ライライ雷: 這實在太棒了!

蒲生: (站起來之後) 只是個箱子而已嘛(ただの箱やん)

坂崎: 阿! 名字! 就叫作“箱やん如何?

 

其他人就在一旁起鬨的叫著“箱やん蒲生想把箱子拿起來,還被若女用手壓著不准他拿起來XD

 

這時不死川進來了休息室。

 

不死川: (看著ライライ雷說) 原來你在這,我還以為你跑哪去了

ライライ雷: 不死川先生你看你看~

夏鈴: 這是學長創造出來的角色喔~ 跟你介紹一下,他是“箱やん”!

 

不死川一臉嚴肅的看著箱やん,然後突然開心的大喊: 歡迎你~!箱やん!

 

不死川: (對著坂崎說) 真不愧有你的! 高見澤くん!(又把坂崎叫成THE ALFEE的人了XD)

坂崎: (傻眼了一下又回過神來) 來想想這個角色的設定吧! 設定成箱やんやだもん的朋友如何?

不死川: 那出身地是猿鳥島嗎?

坂崎: 不,出身地是(把箱やん轉到背面,指著箱子上的字amazon) 亞馬遜! 我們來彩排一下跟箱やん對話

ライライ雷: 箱やん~,請問你出身地是哪裡呢~?

蒲生: (配合的說) 是亞馬遜! 僅僅是個盒子喲~

 

眾人鼓掌歡呼。

 

坂崎: 很棒很棒! 箱やん以僅僅是個盒子的身分…是來傳送幸福的,從亞馬遜傳送幸福過來的! 僅僅是個盒子!

夏鈴: 太棒了!

坂崎: 再彩排一下

ライライ雷: 箱やん~,請問你是來這邊做什麼的呢~?

蒲生: (配合的說) 我是傳送幸福過來喲~僅僅是個盒子!

 

眾人鼓掌歡呼。

 

接著大家就開始替箱やん想他的各種招牌招呼語。

 

坂崎: 那這句當作口頭禪如何?就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這樣。僅僅是個盒子!

蒲生: (吐槽) 什麼情況能說這句阿!

 

坂崎接著很興奮的繼續說著他想的設定,像是 自己躲在箱子裡,最後放棄自己,還有箱やん在箱子裡的箱子裡繼續自閉,最後全部消失無蹤…之類走向越來越奇怪的設定,其他人聽著聽著都無言的靜了下來…

 

夏鈴: (尷尬的說)學長,我們有點跟不上你的想法,有點難…

グイド: 你每次只要過度努力就會冷場呢

坂崎: 哪有總是,我久違的這麼努力的說

グイド: 雖說如此,不過只要再多一點就好了

坂崎: 多一點指的是…?

蒲生: (還是戴著箱子,突然到坂崎旁邊說) 就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眾人: 箱やん!

 

這時搭配著浪漫的音樂,旋轉舞台開始移動,所有人也都在旋轉舞台上跟在箱やん後面輕快的走。移動的舞台同時也將一個一個有每個人各自特色的造型箱子轉出來,然後每個人站在自己的箱子後面,將箱子戴在頭上,跳著簡單動作的舞蹈,其中還有兩兩一組像放浪兄弟招牌舞蹈的動作,很有趣

002.jpg  

(這是我憑記憶畫的,每個人的箱子大概就是長這個樣子)

001.jpg  

 

舞蹈跳到一半的時後,突然休息室的門被踢開,進來的是一個金髮的混混流氓(這個角色其實是藤田善宏演的)。大家都被嚇了一跳。

 

流氓: ライライ雷在嗎!

 

流氓走到每個人身邊問是不是ライライ雷,看到每個人把箱子拿下來之後都不是ライライ雷。最後走到頭戴箱子的ライライ雷身邊。

 

流氓: 你是ライライ雷對吧?

 

ライライ雷很用力的搖頭,箱子就在頭上轉來轉去。

 

流氓: ゴロゴロゴロ~”(故意喊ライライ雷的招牌動作

ライライ雷: (把箱子拿掉然後接著做自己的招牌動作)ドッカン!ピッカン~!

 

ライライ雷動作做到一半,就被流氓用刀刺了肚子,流氓馬上就跑走。ライライ雷倒了下來,大家都看傻眼了。不死川馬上跑到ライライ雷身邊問他有沒有事。

 

若女: (突然有聲音了)救護車~~~!!!

蒲生: 若女有聲音了~!!

 

這時傳出救護車的聲音,ライライ雷隨著移動舞台轉到後台,不過畢竟是喜劇,所以ライライ雷雖然流著血倒在地上,還是一邊拿出爽口糖來吃,一直發出SUSU的聲音。

 

隨著燈光暗下,接著在休息室裡剩下蒲生若女夏鈴坂崎

不死川將ライライ雷送去醫院後又再度回到休息室,跟大家說ライライ雷生命沒有危險,然後跟大家道歉。

 

坂崎: 為什麼雷さん會遇到這種事?

 

不死川說ライライ雷常常會去參加一些大人物的party,然後在跟女生搭訕時,有一次不小心招惹到大哥的女人了。

 

夏鈴: 自作自受呢

若女: 不值得同情阿

蒲生: 喔~原來那傢伙裡面是這樣的人阿

不死川: レイモンシエマー,都結束了,やだもん箱やん也都不需要了,活動中止吧!

夏鈴: 為什麼? 這跟中止又沒有關係

不死川: 不! 這全是為了他

坂崎: 他指的是雷さん?

若女: 難到不是為了你死去的兒子嗎?

不死川: 阿,那是騙人的(挖鼻孔)

眾人: 誒!?

不死川: 歹勢,我沒有兒子而且還是單身

夏鈴: 難怪我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不死川: 我一直以來都這樣照顧著ライライ雷,無論如何都想幫他,之前就有聽說黑道要來找他,我本來的計畫是讓やだもん登場讓場面變得很熱烈,然後讓他趁亂偷偷逃走。阿,就像我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故事,記得是在足球比賽中,觀眾很熱烈的時後,主角他們趁亂逃跑…

坂崎: 『勝利への脱出』對吧。這個電影主角是史特龍,以前週日劇場常常播出。

不死川: 就是這個! 所以不管是やだもん還是什麼都好,總之就是要讓觀眾熱烈起來,所以之前才無論如何都不能中止!

蒲生: 有夠無聊! 我們何必這麼拼命的找若女…

若女: 你知道我是以什麼樣的心情躲進那箱子裡的嗎!

不死川: 對不起,那時要是沒看到史特龍的話…

蒲生: 不要把錯推到史特龍身上!

 

這時若女走向不死川打了他一巴掌,正要再打第二掌的時後,蒲生抓住了若女的手說妳不用再出手…接著蒲生打了不死川重重的一巴掌。不死川倒在地上,還掉了好幾顆牙齒。

 

不死川: (一邊撿起牙齒裝回去一邊說) 是我的錯…全部都是我的責任…

若女: 蒲生さん,我們回去吧。活動就此中止了對吧?

不死川: 嗯,現在雷不在 也無法繼續下去了…

若女: 就這樣,我們快點回去吧

夏鈴: 真的要中止嗎?

不死川: 對,妳的工作也結束了

夏鈴: 學長呢? 你覺得這樣也沒關係嗎?

坂崎: 嗯,都已經這麼決定了…

夏鈴: 怎麼這樣,剛剛箱やん的時後你還一副很活躍的樣子不是嗎?

坂崎: 話雖這麼說,但我本來就是局外人,沒有說話的餘地

夏鈴: 怎麼可以說這麼不負責任的話! 不死川さん,我不要中止!

不死川: 為什麼?

夏鈴: 總之…總之就是不要中止! 總之就是這麼覺得,難到這樣不行嗎?

 

這時牆上投影出グイド,在舞台上的好幾個地方都投影出好幾個グイド

グイド: 阿~你以前好像也說過這樣的話呢

坂崎: (對夏鈴說) 大人是不會聽這種模糊不清的理由的!

夏鈴: 我知道! 但是我就是這麼覺得,總之喜歡,總之討厭,雖然無法確實的說出這個感覺,但是這個總之的感覺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總之我就是不要就這樣中止!

グイド: 你應該能了解吧! 她想要表達的想法! 總之就是想要做什麼事的心情,你以前也有過不是嗎?

坂崎: 那不是我…是你才對!

夏鈴: 我以為學長你能了解我,如果是我認識的那個學長的話…

 

グイド: (打開窗戶 站在窗外) 看吧! 你快對她說阿!

坂崎: 說什麼阿?

グイド: 說她對你期待的所謂的“總之”阿! 快阿!

坂崎: (思考了一下) 那個…總之…(話被打斷)

不死川: 總之我了解!

坂崎: 阿…(話被打斷 大受打擊XD)

不死川: 夏鈴,我能了解妳想說的! 現在總之!總之想要做一件事情的心情…好! 不中止了,來做吧!

 

這時蒲生和若女準備要離開,已經走到門口。

蒲生: 喂喂,真的要做嗎?

不死川: (一邊脫下身上的祭典服和上衣一邊說) 島上的大家都在等著,就讓我們把幸福送給他們吧~

若女: 我們不會表演的,我們要回去了!

夏鈴: 你們要走了嗎?

蒲生: 當然阿

 

這時不死川脫下上衣,露出來得是全身刺青。蒲生在一旁看傻眼。

不死川走向蒲生問他們是不是真的想要走。燈光全暗,只有一個聚光燈打在傻眼蒲生身上,舞台上方的螢幕開始一一的播放所有蒲生打不死川巴掌的慢動作,還搭配悲傷的音樂,非常好笑。

 

影片播完。

蒲生: (小聲的說)レイモンシエマー

不死川: (大聲)蛤?

蒲生: (慌張) 阿..阿..我馬上做,馬上就去做!

不死川: 那就拜託你啦~哈哈哈~ 我先代替雷去舞台上(撿起地上的衣服,衣服中掉出一把槍) 炒熱氣氛,(對蒲生說)怎樣,馬上能上台嗎?

蒲生: (看到槍更傻眼)馬上去! 馬上就去!

不死川: 很好~! 祭典就要到MAX囉! 衝吧~!(就這樣很high的離開了休息室)

 

蒲生: (一臉驚嚇的從門口走回沙發) 你們兩個都知道? 那位大叔的“中の人

夏鈴: 是的

坂崎: 一直都知道(理所當然的表情)

蒲生: 怎麼不早點說啦~~

坂崎: 在這裡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想說你們兩位應該也知道…

蒲生: 怎麼會知道啦~知道的話我怎麼還會對他那樣(打巴掌)啦~~

 

這時外面傳來不死川在台上的聲音。

不死川: 大家HIGH~(槍聲)!!

觀眾傳來超HIGH的歡呼聲。

不死川: 今晚やだもん的好朋友「箱やん」就要來到現場囉~!(槍聲)!!

觀眾更HIGH!

 

夏鈴: 你會替我們表演「箱やん」對吧?

蒲生: 根本就沒有“不行”的選項吧,有那麼多的人在等,已經無法逃避了。(對坂崎說)小哥,你可要好好的拍阿!

坂崎: 誒? 可以拍嗎?

蒲生: (吐槽)不拍這個要拍什麼! 今晚會成為傳說中的舞台

夏鈴: 嗯,箱やん!(開心)

蒲生: 妳好好看著吧,接下來就是傳說中的“中の人”!

夏鈴: !

 

坂崎拿起攝影機拍蒲生蒲生做出全神貫注的動作,把箱やん的箱子戴在頭上,接著活動身體暖身,就在暖身中活動右腳腳踝的時候扭到了! 蒲生當場倒在地上。

 

蒲生: 阿~~我的腳扭到了! 不行!站不起來了

若女: 快!快去拿冰塊!(跑出休息室)

夏鈴: 我也去!

 

休息室內剩下坂崎蒲生坂崎放下攝影機,蹲在蒲生身邊。

 

坂崎: 你沒事吧?

蒲生: 我不行了! 吶,小哥!

坂崎: 我在!

蒲生: 你替我上台吧

坂崎: (驚訝) 蛤!!!!你在說什麼阿,肯定不行的阿!

蒲生: 不要說什麼不行!

坂崎: 不不不不不! 我不行的

蒲生: 你可以! 反正看不到臉,裡面是誰都一樣啦!

坂崎: (更驚訝)哪有這樣的~!這跟你剛剛從頭到尾講的都不一樣阿!

蒲生: 裡面由誰來表演都一樣,這句不是小哥你說的嗎?

坂崎: 那…那是因為那時我還不懂,現在我已經懂了,並不是誰來表演都一樣的! 我不可能做到像蒲生一樣的表演的!

蒲生: 那麼就去做只有你才做得到的表演吧!

坂崎: 什麼?

蒲生: 如果不能做到像我一樣,那就就去做只有你才做得到的表演

坂崎: 我什麼都做不到…

蒲生: 不要逃避! 剛剛也說過了,沒有“不行”這個選項,有很多人在等,已經不能逃避了!

坂崎: 這樣根本就是在亂來阿!

蒲生: 又來了! “亂來”是最無聊的一句話了,而且你還(模仿坂崎) “亂來”!(表情很機車XD)

坂崎: 我有不是希望有趣才這樣說的!

蒲生: 我知道,我只是比喻而已! 聽我說…

 

這時坂崎又擠眼睛XD轉頭看 因為腳痛而趴在地上的蒲生

 

蒲生: (怒到用爬的) 擠什麼眼睛阿你!

坂崎: 阿~(逃跑到舞台右邊,留下蒲生趴在舞台左邊) 我…

蒲生: 你想說什麼 說來聽聽阿

坂崎: (很激動的說)我,高中畢業後離開島上去東京卻不順利,以前的我有想做的事,想拍的電影,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抱著遺憾回到島上,其實我根本一點也不想回來…(中略,總之就是講了一堆很無聊XD的話) 雖然是在逃避,但是這樣的我能做的事…(被打斷)

 

坂崎講這段話的時候,蒲生在地上用各種表演方式表示他的腳很痛,我看的每一場的表演方式都不同,有時是痛到直接趴著不動,有時是坐在地上抬起右腳 一直用手比腳來表示腳很痛 最後側躺。表演都很誇張好笑,我想觀眾也根本沒在聽坂崎在講什麼XD

 

蒲生: (打斷坂崎) 你講完了嗎?

坂崎: (超震驚)誒!!!!!!!我說了這麼多!

蒲生: 你就試著跳進來吧! 跳進來加入我們吧!

坂崎: (呼喚內心的自己)你們快出來,拜託,我一個人沒辦法…

 

這時グイドシナプス從左邊的門走出來,坐在舞台最左邊的地方,但是看起來像是沒有靈魂的樣子。

 

坂崎: (跑過去グイドシナプス面前) 怎麼辦? 我該怎麼做才好?

グイド: (沒有回答,只是重複坂崎講的話) 怎麼辦? 我該怎麼做才好?

坂崎: 喂! 回答我阿!

グイド: (重複)喂! 回答我阿!

坂崎: 吶,我能做什麼?

グイド: (重複) 吶,我能做什麼?

坂崎: 喂!! 到底是怎麼了!

蒲生: (站在坂崎的身後) 小哥你是什麼?

坂崎&グイド: 什麼意思?

蒲生: 小哥你是什麼? 是什麼?

坂崎&グイド: 現在是…

蒲生: 不是說現在,我是問小哥你是什麼?

坂崎&グイド: 我是坂崎浩市

蒲生: THE ALFEE「坂崎」,佐藤浩市的「浩市」是吧! 這個我知道! 表面上的東西我不管,我是要問小哥你的裡面到底是什麼? 我想看看掏出一切真實的你,想看小哥你的“中の人”!

 

這時坂崎轉頭看グイド

 

蒲生: 不對,不是那傢伙! 那不是你的“中の人”! 過去的自己,幻想中的自己,這兩個你自己想像出來的人…

坂崎: (很驚訝)你看得到他們!?

蒲生: 當然阿! 一直都在這阿!

 

蒲生走到グイドシナプス旁邊,把グイドシナプス一一推倒,他們就像沒生命的人偶倒在地上。坂崎看到內心的自己像是沒生命一樣,感到非常驚嚇,縮著腿抱著頭坐在沙發前的桌子上。

 

蒲生: 我想看到的,是小哥心裡真正的“中の人”!

坂崎: (大喊)我才沒有什麼“中の人”!

蒲生: 有! 絕對有!

坂崎: 沒有!! (站起來,抓著胸前的衣服說) 這個! 這個就是我!!

蒲生: 不對,你以前有的,就在那裡,就是他阿…現在就將他呼喚回來,將小哥你的“中の人叫出來吧……お入んなさい! お入んなさい!

 

「お入んなさい」本來是日本在玩多人跳繩遊戲時所唱的歌裡面,有這一句歌詞,意思是叫人跳進來甩動的繩子當中。在這裡蒲生要表達的意思是要坂崎不要再當旁觀者,要他進來成為事件當中的“參加者”。

 

蒲生重複的喊著「お入んなさい!,但在坂崎聽起來,像是被強迫要喚出內心過去熱血的自己,所以在腦中很掙扎。坂崎往休息室的各個地方逃跑,這時若女﹑不死川﹑夏鈴從布景當中各個出入口出來,像是沒有靈魂的喊著「お入んなさい!坂崎想逃到門口時,從門口進來肚子上還插著刀的ライライ雷也跟著喊(這個畫面其實滿好笑的),無處可逃的坂崎最後在舞台右邊摀住耳朵跪趴著,像是要崩潰般很痛苦的樣子。

(坂崎一邊逃跑時會喊著“不要~”以及一些“阿~阿~”的聲音,這個聲音也是很值得腦內一下!)

 

這時其他人在舞台中間繼續喊著「お入んなさい!,由グイドシナプス拿著一條螢光的繩子甩了起來,其他人分別一個一個輪流跳進跳繩裡。接著夏鈴和ライライ雷跑到坂崎旁邊,兩人把坂崎架到舞台中間跳繩的地方,意思是要坂崎也加入跳繩當中。

 

坂崎跪坐在地上終於崩潰大喊,然後站起來脫下外套,剩下條紋上衣,穿過跳繩跑到舞台最前方。搭配著緩慢的音樂跳起個人獨舞,有一段是坂崎跑到門邊,靠著門像娃娃一樣坐在地上,眼神是無神的看著遠方,有一種很可憐的感覺。搭配著會噴煙的置物櫃,是一段慢板藝術的舞蹈。

 

這段舞蹈結束,坂崎站在舞台中央背對觀眾,舞台後方噴出大量的乾冰煙(有一種要變身的感覺XD),シナプス在他身邊做了一些像是用手抓開坂崎衣服的動作,這時坂崎自己脫下了上衣。坂崎身上滿滿的是黑色顏料畫上抓痕的感覺。

(粉絲內心大尖叫! 久違的看到shige的肉莫名有種感動~遺憾的是黑色顏料真的塗很滿,看不到點XDD)

 

接著坂崎就是以這個樣子又跳了一段個人舞蹈,這段舞蹈配的音樂比較像是部落快節奏的感覺,坂崎的舞蹈動作也是誇張強而有力的。最後舞蹈的結束是坂崎雙手不斷隨意的拍打自己的雙手手臂。就這樣舞台燈光漸漸暗下。

(其中有一個動作是趴在地上往前爬到舞台最前面再突然抬起頭,我坐在側面看都有心跳突然快一拍的感覺,坐在正中央前排的人應該會停止呼吸吧(笑)。)

 

燈光在度亮起時,舞台上有一張桌子和幾張圓凳,桌上放著攝影機。坂崎拿起桌上的工作人員外套穿上,這時夏鈴拿著水開門進來。

(有一場我的座位N排的非常側面,在剛剛那段舞蹈時看到shige背面有腰窩!! 然後在他穿外套時我的角度正好就是看他背面,性感的腰窩超級清楚!!我真的是現場腦內興奮MAX~!)

 

夏鈴: 辛苦了~我已經送蒲生さん他們回去了。

坂崎: (剛跳完舞很喘)辛苦了。

夏鈴: 真是太驚訝了! 學長可以跳那樣的舞呢!

坂崎: 我只是拼命跳而已

夏鈴: 不死川さん蒲生さん都非常開心的看著呢

坂崎: 是嗎,太好了

夏鈴: 很可愛喔,學長說“レイモンシエマー的樣子~

坂崎: 我自己都不太記得了

夏鈴: 很厲害阿! 不知為何想起了學長的電影,9又…幾分之1?

坂崎: 3分之1,妳根本不記得阿(笑)

夏鈴: 不好意思~

坂崎: 我也久違的想起來了,8又2分之1的台詞,是主角在最後說的台詞人生就是祭典! 一起享受吧,這句話的意義,我也有點能夠理解了。

夏鈴: 阿咧? 已經不會那樣了呢?

坂崎: 誒?

夏鈴: 就是擠眼睛那個,之前都會這樣擠眼睛呢

坂崎: 是喔,說的沒錯呢,原來如此。…我已經沒問題了

 

夏鈴: 糟糕! 我忘記拍學長跳舞了!

坂崎: 算了啦~不拍也沒關係

夏鈴: 對不起,本來想拍學長的情熱大陸的說…

坂崎: 沒關係啦,(對著台下的觀眾說)就算沒有留下影像,只要能成為今天來觀賞的人們回憶的“中の人的話就夠了。

夏鈴: 說得太好了! 請再說一次!

坂崎: (自滿的表情) 就算沒有留下影像,只要能成為今天…(被打斷)

夏鈴: (打斷坂崎) 蒲生さん真的是傳說中的中の人嗎?

坂崎: (被打斷失落了一下) 不過真是一點根據都沒有呢

夏鈴: 除了やだもん裡面是他這件事以外…

坂崎: 連這件事都很可疑呢。那個扭到腳的方式…

夏鈴: 說到這個,剛剛看他回去時很正常的走路呢。

坂崎: (被整了的表情) ma~算了啦。

夏鈴: 說的也是~ (拿起桌上的攝影機拍坂崎) 那麼接下來繼續來拍學長的情熱大陸,今天辛苦了~!

坂崎: 不用拍我了啦

夏鈴: 今天覺得如何呢?

坂崎: 就算這樣問我…

夏鈴: 最後請說說見到自己的“中の人”的感想

坂崎: 那妳覺得呢? (搶下攝影機反過來拍夏鈴)問我自己不準,妳看了我的“中の人”之後的感想是?

夏鈴: 嗯~總之呢~看到那樣豁出一切的學長…總之呢~

坂崎: (一副期待的表情) 嗯! 總之什麼?

夏鈴: 就是“中の人”老實說…不是很想看到耶

 

以為會被稱讚的坂崎傻眼。

 

夏鈴: “中の人”我還是希望隱藏起來會比較好

坂崎: (傻眼) 誒!?

 

然後夏鈴又搶下坂崎手中的攝影機拍著坂崎特寫。

坂崎靠在桌子前,對著攝影機說「レイモンシエマー」

 

END

 

結束後第一次謝幕,坂崎和夏鈴站在舞台中央,然後其他演員們會從兩邊的進來一起站成一排跟觀眾鞠躬。再分成兩邊退場,shige是走右邊休息室的門。

觀眾鼓掌一陣子之後,演員們會再次從兩邊出來,然後會有簡短的talk這樣。

 

每一場talk內容當然就是看當天的情況,通常都會聊那一場有沒有什麼失誤的地方。

 

5/3晚場: shige說ライライ雷和夏鈴對戲的那一場,不管看幾次都很有趣,尤其是SUSU~的地方(笑)。Shige還叫他表演一下被刀刺的時候的表情,他就現場又演了一次那個SUSU的臉,很好笑。

Talk最後是導演說我們回去吧~,shige我等一下還有工作呢(這天是週六,所以是要去wktk的廣播),然後大家就一樣也是分兩邊退場。Shige走最後一個退場時,都會對著觀眾擠眼睛(笑)之後關門退場。

 

5/4午場: shige一開始就說ライライ雷要把塑膠袋套在蒲生頭上那邊沒套好的事,套了兩次,讓蒲生還自己用手抓塑膠袋套上(笑)。

 

5/4晚場: talk一開始shige就辭窮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這場好像都沒什麼錯誤。Shige說演到現在都很開心,但是真的很累(笑)。最後shige叫ライライ雷表演一下劇中的招牌動作,於是他就喊“ドッカン!ピッカン~!台下竟然有觀眾接著喊“オッシャー!

 

5/5 : 蒲生說今天ライライ雷演把塑膠袋套在頭上那段,套上去之後脖子那邊還把袋子抓很緊,都不能呼吸了,讓蒲生接下來的台詞你是想謀殺我嗎!還說了兩次,其中一次是真心話!(笑) 最後shige又讓ライライ雷表演了劇中的招牌動作,這次也有觀眾喊“オッシャー!”喔!

 

 

感想: 這是我第一次看舞台劇,可以看到這麼棒的喜劇很幸福。同時也更加了解自己日文聽力的不足阿。其實看第一場有很多地方聽不懂,第二場才開始有比較了解,有一部份原因也是因為都在看shige的臉啦!哈。

Shige的角色雖然台詞不多,但他幾乎一直都在台上,必須隨著劇情做各種表情動作。可以看到搞笑. 驚訝. 悲傷. 生氣各種表情,激動時講話還會噴口水(笑),臉上已經流下兩行汗,還是專注的繼續演,有一種傑尼斯果然很厲害阿! 的感覺。有種迷上舞台劇的距離感呢!

 

5/3這場我是去排當日券,到4點半要抽號碼時有30人,本人超級大籤王的抽到30號=.= 排在最後面的我就看著前面的人一個一個在窗口買票,然後買到剩差不多8.9人的時候突然停了,心想該不會沒了吧...在這期間還有一些超過抽籤時間來的人,工作人員也有繼續讓她們往我的後面排。接著過了一下工作人員來說我們都一定買得到票,不過要先等場內調整一下座位,所以可能會要到快開場時才買得到票進去這樣。

後來我買到的票...是D排!! 當日券長這樣

2014-05-03 17.18.28.jpg  

 

其他三場的座位都沒有這麼好,感謝這個好位子,讓我看到閃閃發光的shige(笑)。

很害怕今年的運氣該不會都用在這了吧XD 希望NEWS控也有這樣的好運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斑 的頭像
斑斑

斑斑の居場所

斑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